Kiiiiye

感谢阅读。

【琲香/研香】旅程。

上经济课的摸鱼成果,终于把这个脑洞填上了,写得我还挺高兴的。大概就是吃瓜群众围观失忆的佐佐木先生爱上了咖啡店的店员小姐,努力追求告白的故事。原作的时间线,中途提到的那个驱逐战是月山驱逐战。


一.

“哈哈哈哈,阿佐你这也太夸张了,这是新的搞笑方式吗?”

 

就在我一边看着杂志一边品尝着雾岛小姐做的卡布奇诺时,咖啡厅午后闲适的氛围被来自另一角的骚动打破了。年轻男人放肆的笑声从另一张桌子传来。

 

我是:re咖啡厅的常客,每天来:re里的客人里可是有那么一部分是特意冲着店长雾岛小姐来的,拿着玫瑰花或者电影票来找雾岛小姐的客人我都已经见过了,喝咖啡喝到流泪大概是我见到的最新一种吸引雾岛小姐注意力的方法。

 

对此我嗤之以鼻。

 

这种笨办法不可能吸引到雾岛小姐的注意哦。而且,通常行为出格的客人都会被雾岛小姐的哥哥拒绝进店呢。

 

虽然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但是没想到结果却让我大跌眼镜。

 

看着流泪的男人,雾岛小姐只是微笑着递过了自己的手绢。

 

“抱歉,咖啡真的是非常美味……”

 

“非常,感谢您的夸奖。”

 

我在心里碎碎念着。运气不错嘛。

 

更让我意外的是,两天之后我居然在:re里遇见了还手绢的年轻男人。年轻的男人站在吧台前和雾岛小姐说着话,虽然没有刻意去听,但是他们说话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手绢已经洗干净了……”

 “…………咖啡很美味………… “

“…………谢谢…… “

 

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我觉得雾岛小姐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从那天之后,那位年轻男士就成了:re的常客。从他和雾岛小姐的交谈中,我终于得知了原来他姓佐佐木。

 

佐佐木先生时常在工作的间隙里过来看一会书喝一杯咖啡。

 

雾岛小姐的笑容很美,每次看着雾岛小姐笑起来的时候,她会微笑的眼睛总让我联想到幸福,希望之类的词语,大概雾岛小姐的笑容也是我每天都到咖啡店来的原因之一吧。在佐佐木先生来了之后,我注意到雾岛小姐的视线好像总会有意无意地扫过佐佐木先生,虽然她的视线从不在他身上停留太长,但她的眼里盛满的全是我看不懂的情绪。大概是我的错觉,有时候我觉得雾岛小姐看佐佐木先生的眼神就像是……看到饱经风霜终于归家的游子一样。

 

我不禁疑惑起来,佐佐木先生对雾岛小姐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二.

 

佐佐木先生真是个嗜书如命的人,他的专属座位就在咖啡店的书架前,:re的每一本书大概都已经被他翻过了。第一次遇到把整个店的书都看完的客人,雾岛小姐还和我开玩笑一样说过看来有必要再买些新的书回来。

 

书架上的书五花八门,有日本当红作家高槻泉的作品,还有太宰治,卡夫卡等作家的系列作品集,无聊的时候我也曾经翻过书架上的书,可惜实在不是个爱好文学的人,总是看了第一页之后对其余的内容就无甚兴趣。来往的客人也多数对严肃文学兴趣不大,实际上大部分人只想看一本轻轻松松的娱乐杂志。

 

这些书终于幸运地遇到了能欣赏他们的人。

 

在佐佐木先生聚精会神地看书时,雾岛小姐的视线偶然会装作不在意一样在他身上短暂地停留,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认真工作的时候,佐佐木先生其实也在书本的掩护下偷偷地注视着她噢。

 

大概是总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咖啡厅,到了后来我偶尔也能跟佐佐木先生说上两句话。

 

甚至有一次在我看着作业本无从下笔的时候,他还指导了我的汉字作业。

 

有一回佐佐木先生还问起了为什么我一个中学生会天天到:re喝咖啡。

 

说到和:re咖啡店的结缘其实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有一次我忘了带家里的钥匙,但是父母都要工作到深夜才回家,我只好一个人站在新开的咖啡店外发着呆等父母下班,就在那个时候雾岛小姐请我进店喝了一杯咖啡。从此之后,我就变成了:re的常客了,总喜欢在下课后到咖啡店来。

 

“董香酱就是这么善良的人呀……”

 

就在我这么告诉佐佐木先生的时候,他若有所思地说。

 

什么,不是“雾岛小姐”吗,什么时候起已经是“董香酱”了?

 

我酸溜溜地想。什么时候起他们的关系已经变得那么亲密了。

 

大概是我的表现太过明显,佐佐木先生笑了起来。

 

佐佐木先生今天是特意来等雾岛小姐下班的,前几天雾岛小姐提到了想去书店为咖啡店的书架添置一些新书,佐佐木先生知道后自告奋勇地提议一起去书店为她做参谋。

 

佐佐木先生今天穿了一身黑白系的休闲装,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干净而挺拔。雾岛小姐在下班之后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和佐佐木先生站在一起分外和谐。他们一齐并肩走出门外,门外微风轻拂,天空澄澈而剔透,金色的阳光落在他们身上,指尖上、发梢上、衣角上,暖意洋洋。不知道佐佐木先生说了什么,雾岛小姐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眸子里闪动着的全是掩饰不住的开心和温柔,让我恍惚觉得自己在看一副画。

 

那两个人长得可真好看,站在一起已经吸引了街上大部分人的目光。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这两个人……好像还蛮般配的。

 

想到自己无意中见证了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始,好像……也挺开心的?

 

后来佐佐木先生的固定座位挪到咖啡店的吧台前了。

 

那个位置似乎被贴上了佐佐木先生的专属标签。

 

不管他在还是不在,这个位置似乎已经为他刻意保留了。

 

佐佐木先生每隔一两天都会来一次,有时候能呆上两三个小时,有时候只能呆五分钟就走了。

 

当座位空下来的时候,偶尔在店外驻足的人,推门时的铃声,总是能吸引雾岛小姐从工作中朝门口抬头一顾。没有理由地,我就是觉得她等的其实是佐佐木先生的到来。

 

其实佐佐木先生如此频繁地来到这里的原因,我们都心中有数,只是大家都不说破。

 

吧台前的专座其实是个很好的位子,坐在那个位置上,在雾岛小姐不忙的时候,他就能找到和她聊天的机会。


在雾岛小姐忙起来或者雾岛小姐的哥哥也在的时候,佐佐木先生好像不太好意思向雾岛小姐说话,那种时候,他通常会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她在吧台忙碌。

 

虽然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但是,佐佐木先生眼中的情绪,应该就叫做“喜欢”吧。

 

那种只要看着她就会打从心里觉得快乐雀跃的欢喜。

 

我忽然觉得,如果雾岛小姐最后选择和佐佐木先生在一起似乎也不错。


雾岛小姐值得和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在一起。

 

看上去,佐佐木先生是个好男人呢。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因为课业吃紧的缘故,我去:re的机会慢慢地变少了。为了考上上井大学,我开始上补习班努力把落下的功课补回来。

 

不知不觉中,我也已经好几周没到:re报到了。

 

说起来,雾岛小姐曾经在看到我抱着书复习的时候问过我想念什么大学。

 

 

“我也曾经想过考上井大学呢…… “,那时候雾岛小姐的眼神很温柔,好像在怀念着什么很遥远的往事似的。

 

对了,雾岛小姐之后还送了我一杯特制咖啡祝我顺利考上心仪的学校。

 

雾岛小姐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我终于在补习班提早下课后有了去:re的机会。

 

可惜,这一次还是没去成。

 

在离咖啡店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隔着玻璃窗,我远远地看见佐佐木先生拉住了雾岛小姐的手,好像撒娇一样低下头把脑袋挨在雾岛小姐肩上。雾岛小姐没有生气,只是微笑着回过头轻轻碰了碰佐佐木先生的额头。

 

那一刻的气氛太过温柔,在昏黄的灯光下,时间仿佛瞬间褪去了色彩,好像静物素描一样,成为了纸面上凝固的一个画面,要刻意留着这样一个瞬间。虽然要进去的话大概也不会被赶出来,但是我忽然完全不想闯进去惊动他们了。这一刻的安宁静谧应该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我悄悄顺着原路回家。

 

“干得不错,继续加油哦,佐佐木先生。”

 

我暗暗地在心里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真让人期待呢。

 

后来我才知道佐佐木先生是位喰种搜查官。他从事的是很危险的工作。


知道这件事完全是出于意外。


我觉得我实在是很有电灯泡的体质,总是能意外地出现在佐佐木先生的告白现场。


四月的天已经开始温暖起来,我起了个大早去:re咖啡店。


在门外的时候我已经见到了佐佐木先生在咖啡店里和雾岛小姐说着话。


就在我推开门正要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佐佐木先生的一句话打断了我将要出口的问候。


“这次要执行一个比较危险的喰种家族驱逐任务。所以……如果我活着回来,董香酱能考虑……和我进一步的交往吗。”佐佐木先生紧张得好像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我呆呆地看着雾岛小姐和佐佐木先生。


我似乎在佐佐木先生的脸上看到了一种说不出的郑重以及……期待?


雾岛小姐过了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哪有人拿着遗书问这种问题的。等你平安回来我再把答案告诉你。”


雾岛小姐过了片刻之后终于勉强笑着说。


我偷偷朝佐佐木先生手上看去,如果没看错的话,他手上的信件,似乎写着“遗书”两个字。


在佐佐木先生离开后,我终于忍不住问了雾岛小姐,佐佐木先生从事的到底是什么工作。


“他……是个喰种搜查官,总要执行很危险的任务啊。”


雾岛小姐有些落寞地说。


我想说点什么安慰她,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佐佐木先生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吧。


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咖啡店的电视总是固定播放同一个频道的实时新闻节目,而不是更适合咖啡店的,诸如电影和艺术节目之类的频道了。


因为……那样就能以最快速度知道喰种搜查官执行任务时的消息,知道他们是不是平安完成任务了吧。



已经很久没在咖啡馆见到佐佐木先生了。


连我也忍不住有些担心了。


问起雾岛小姐的时候她却只是笑笑说,他有很多事要忙,以后大概没有机会再来咖啡店了。


她这么说着,美丽的侧脸看起来有些寂寞。


看着雾岛小姐落寞的样子,我竟也跟着觉得有些难过起来了。


过去看来总觉得很平淡的每个相聚在咖啡店的日子,没想到到了后来佐佐木先生不再出现,一切世事无常,现在再回头看那昔日看似平常的一幕幕往事,反而是最好的时光。


他们吵架了吗?


他为什么不来了呢。


他难道不知道雾岛小姐其实一直在意着他吗。


如果不能再来,为什么又对雾岛小姐说出那些话呢。


难道有些话只是用来听的,却不是用来相信的吗?


那时候的我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情侣间的分手,只是不敢再在雾岛小姐面前提起佐佐木先生了。

 

再次见到佐佐木先生是在几个月后。


他站在离:re不远的地方,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很长。

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和第一次见面时半黑半白的发色不同,佐佐木先生的头发已经全部变黑了,整个人的气质和往日比起来截然不同。这真的是佐佐木先生吗?


他站在我面前,手里握着一个精致的小小的盒子。


“……你能帮我把这个交给她吗。”


“其实……我想把这个送给她很久了,但是……”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他伸出手向我做出“嘘”的手势。他转过身,停顿了一下,向着:re门口的方向偏了偏头,好像想回过头似的,又仿佛用了极大的毅力才克制住自己的回头的冲动。


他离开的速度很快,影子在最后一丝夕阳里被拉扯成七零八落的碎片。


只有那个小小的盒子被留在我的脚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雾岛小姐站在了我的身后。


雾岛小姐小心翼翼地捡起了地上的盒子,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精巧的兔子造型的挂坠。


她猛地怔在那里,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像是痛苦,又似是欣喜,又或者是一种深切的怀念。她紧紧地握着那个兔子挂坠,却又生怕把它弄坏了一样马上松开了手。那个瞬间,她所有坚强淡定的表象都消失了。


“…………你都想起来了吧……?”

“混蛋…………金木…………”


雾岛小姐轻声说着,她的声音好像就要消散在空气里。


是谁叫你伤心难过,却又叫你舍不得,放不下?


你在为谁伤心?


你又在为谁怀念?


大概是只要有过开始,无论后果如何,最后总会还剩点回忆,但无论那往事是甜蜜还是痛苦,留在心里都是一种折磨。对再坚强的人来说,痛苦也并不会轻一点。


我不明白雾岛小姐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大概雾岛小姐和佐佐木先生之间的故事,比我所看见的和想象的还要复杂美丽得多吧。


 

升入高中二年级之后,课业逐渐加重。我去:re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终于有一天,我到了:re的大门前才发现这家店已经关门了。

 

旁边的店铺里正播放着紧急新闻,也许是受了雾岛小姐的影响,我条件反射一样地关注起了新闻的内容。

 

新闻上播放了佐佐木准特等叛变和其他喰种同党袭击了库克利亚监狱后一起逃走的消息,屏幕上佐佐木先生和雾岛小姐的脸被来回播放着。新闻上的女主播还着重提及了佐佐木先生的原名是金木研及其过去相关履历。由于他们都还没被抓到,所以犯人的相关资料可以在CCG的官方网站上查阅,以便知情民众为CCG提供消息。

 

原来他们是喰种。

 

:Re大概是不会再有开门重新营业的一天了吧。

 

“雾岛小姐,:re是什么意思? 是代表了return,还是restart呢?“

 

“唔,你猜猜看?”

 

我忽然没头没脑地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曾经没有在意过的种种细节猛然在我脑海中串联起来。身为喰种的雾岛小姐当时是用什么心情开了这家咖啡店呢,是为了等待谁回来重新开始吗?她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接受当时身为喰种搜查官的佐佐木先生的爱意呢? 她等到了吗?佐佐木先生就是她一直在等待的人吗?

 

当然,这些疑问我永远不会知道答案了。如无意外,我应该再也不会有见到他们的机会了。有时候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最后一面,每一次分离或许都会是永别。

 

我忍不住想——

 

佐佐木先生和雾岛小姐应该和好了吧?

 

以后的生活会很艰难吗?

 

不管会发生什么,两个人在一起就好了吧?

 

像他们那么好的人,以后一定会过得幸福的吧?

 

总觉得自己好像在无意中见证了什么似的呢。

 

两个饱尝艰辛的旅人终于可以结束自己的旅程了吧。

 

唯一遗憾的是,以后没有机会再喝到雾岛小姐做的咖啡了。

 

听着新闻来回播放的声音,我靠在:re的大门上,不知道怎么搞得,眼泪竟然掉了下来,让衣服上模糊的纹路变得更模糊了。

 

我吸着鼻子,找不到纸,只好把眼泪全糊到衣袖上。

 

我终于忍不住了,好像又回到了三岁的时候。我站在街头,顶着所有路人的眼光,泪流满面。

 

也许不成熟的小孩,就是喜欢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眼泪吧。

 

对了,后来我登陆了CCG网页查阅了“佐佐木先生”的相关履历,才知道原来他曾经是上井大学文学部的学生。

 

我又想起了雾岛小姐提起她也想过念上井大学时的温柔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细节总让我心里钝钝地痛。

 

 

我从来没有向别人提起过雾岛小姐和佐佐木先生的事。

 

我觉得这几年的故事在心底里写成了一首诗,静静地沉淀在记忆里。想起时便泛起阵阵涟漪。不想的时候,就静止在心底。 

 

到了后来,为了进入上井大学每天都在努力学习,我也很少再想起来这件事了。

 

经过两年的拼命学习,我终于如愿考上了上井大学,选了生物部。

 

我的父母终于的上班时间终于调整了,我也不再需要在咖啡店呆到接近凌晨等父母回家了。

 

:re从前所在的地方已经被改建成一家书店。

 

我整天都在忙着做不完的实验,写不完的报告,投不完的简历。我终于也要开始真正进入社会了。

 

在时间的洪流中,一切都变得很快。

 

在我毕业那年,我听到了:re所在的商业街要进行改建的消息,从前的商铺大概都逃不掉被拆除的命运,我决定回去看我的回忆一眼。

 

不出意料的,商业街的人流量大得可怕,似乎所有人都在进行拆除前的最后狂欢和纪念。

 

我买了一杯咖啡,站在了曾经的:re的门口,唔,速溶咖啡味道可比雾岛小姐泡的咖啡差远了。

 

很快这里就会被夷为平地,不多久之后又会有崭新的建筑拔地而起。应该不会再有多少人记得这里曾经有过一家叫:re的咖啡店了吧。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我的手提包被碰了一下。

 

我回过头,原来是还在父亲臂弯里的小男孩在淘气。

 

“对不起。”

 

年轻的妻子道歉的声音好像一道惊雷,瞬间在我耳边炸开。

 

那一刹那,遥远的记忆被敲开一道裂痕,往事的笑语和咖啡的芳香隔着悠远的岁月传了过来。

 

“欢迎光临。”

“该添置一些新书了呢。”

“要加油哦……”

“谢谢惠顾……”

 

是她吗?

 

就在我失神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远了。

 

黑发的丈夫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牵着深紫色头发的年轻妻子。双手相扣,一齐并肩同行的背影很好看。

 

我恍惚看见那个年轻女人回头朝我微微一笑,像极了当年的雾岛小姐。

 

 

也许是错觉,也许不是。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眼眶发热鼻子发酸。

 

我更不明白为什么心里满满的,好像有什么尘封已久的感情纷纷涌了上来,把整个人都淹没了。

 

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终于为当年的疑问找到了一个满分的答案。

 

那就是,每个故事都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就像我始终相信着的那样。

 

   Fin

 


评论(1)
热度(131)
  1. 南风知我意_Kiiiiye 转载了此文字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