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

【琲香】佐佐木先生的育儿日记。

今天重看re,真的好喜欢看温柔的琲世女子力爆棚又做饭又带几个大孩子的场景啊……

于是这个二十五的琲世收养了五岁的董香,又当爹又当妈的脑洞就出现了……


 

“琲世,为什么长颈鹿的脖子这么长?”

“琲世,为什么树懒不会动?”

“琲世,我可以去摸兔子吗?”

琲世替董香擦去额上的汗珠,笑着答应着把董香举起来放在自己肩上。

董香骑在琲世的脖子上,迎着风兴奋地打开臂膀。

“要举高高了,董香坐稳了哦。”

琲世一手扶着董香柔软的小身子,一手在她腰上挠痒痒。董香大声笑了起来,小女孩稚嫩的欢笑让路边的游人也忍不住看着他们微笑起来。

长着一张娃娃脸的琲世和董香站在一起时通常都会被人误认为年纪相差甚大的兄妹,实际上,二十五岁的琲世是董香的父亲。

琲世对外总是声称自己的妻子已经过世了,实际上琲世不仅未婚,连女朋友都未曾有过。董香是他在一年前收养的小女孩,未婚青年一日之间成了单亲爸爸。他一直在努力学习如何做一个好爸爸,虽然这很不容易。

因为CCG的高强度工作,琲世陪伴董香的时间并不多,琲世对此总是心存歉疚。就像世界上的每一个爱孩子的平凡父亲一样,带着自己的小女儿去动物园就是佐佐木琲世难得的周末节目。

到了农场区后终于摸到了小兔子,董香开心地和小兔子一起蹦蹦跳跳,连琲世都在心里感叹兴奋中的五岁小孩子的体力可是连身为搜查官的自己也比不上的。

逛了好几个园区之后,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后。

琲世带着董香找了块平坦的草地,铺好了餐布之后开始吃便当。

说起来大概没人相信,实际上,琲世的厨艺可是相当不错。

董香对琲世牌料理可是相当捧场,好吧,除了蔬菜那一部分,尤其是胡萝卜。

董香拨着便当盒里的胡萝卜,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琲世。

“琲世,我不要吃胡萝卜啦。“

“多吃胡萝卜才会长高哦。 “

“……还是不要。”

 “董香不是最喜欢小兔子了吗?小兔子最喜欢吃的就是胡萝卜哦。”

“那……我们把胡萝卜送给小兔子吃吧!”

“…………”

琲世只好绞尽脑汁地继续想着哄女儿吃胡萝卜的一百条理由。

每次到了这个时候,琲世都忍不住想——如果这个时候,他是董香的亲生父亲,他会怎么做呢。他会凶她一顿硬要她吃下去吗?

那是不可能的吧。

他总是拿他的小姑娘没办法。

唉,不知道别的家长是怎么哄孩子吃萝卜的呢。琲世已经决定回家后登陆育儿论坛看看,据说有些父母会把萝卜切成动物的形状哄孩子吃下去,不如下次就雕个花看看?

琲世总是在担心自己不能做一个好父亲。

在收养手续办妥之前,琲世不是没想过养育一个孩子需要花费的心血,他对此也曾有过考量,只是没想到有了小孩之后,衣食住行每一样都要操心,比如说,看到孩子挑食忍不住担心她营养不良,看她晚上一个人睡又忍不住操心她会不会踢被子着凉,连上幼儿园都担心她会不会和小朋友相处不好。看到她委屈的表情会觉得心疼,顺着她又担心溺爱过头,啊,简直把下辈子的心都操碎了。

 “那……好吧……我们去吃冰激凌?”

 “琲世最好了!”

 虽然总是担心自己会在无意中溺爱过头,但是每次到了董香用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看自己的时候好像总是不自觉地化身有求必应的傻爸爸,唉,真的好苦恼。

用教科书式的句子来形容的话,周末的时光总是过得飞一样快。

在父女两人把两栖动物馆和海洋馆逛了一遍之后,动物园的闭园时间已经到了。

琲世牵着董香踩着一地夕阳的光辉回家。

在一年前,琲世也是在同样的夕阳下遇到了董香。

那时候的董香还是街上的流泪儿,就像路边的小野猫一样,见到琲世就怯生生地躲开,眼里既警惕又藏着好奇。

琲世也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在一瞬间,他就有了想要成为董香父亲的心情。

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后,董香的父母和户籍信息均为无解,于是琲世最后便顺理成章又如愿以偿地成了董香的监护人。

无论是同事还是朋友,都曾劝告过琲世对于收养这件事要慎重考虑,然而琲世还是义无反顾地把董香领了回家。

原本因为主人总是加班而显得冷清的公寓终于多了一些人间烟火的气息,除了放啤酒就是速食食品的冰箱终于开始发挥它真正的作用。

董香没有拒绝琲世朝她伸出的手,琲世的生活轨迹也因此急拐弯。原本一成不变的生活有一天忽然有了一个叫自己爸爸的小女孩,啊不对,董香从来不叫爸爸,她只会叫琲世或者……妈妈。

虽然一开始两个人都有点把日子过得乱七八糟,但是多了一个总是喜欢拉着自己念故事书,又特别喜欢在冬天跟他头挨着头钻一个被窝,还老在半夜把自己踢醒的孩子,好像又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回到家之后,琲世立刻切换成家务模式。琲世的家务流程基本是这样的——先是把洗澡的水放好,再把董香换下来的脏衣服放进洗衣机。等董香洗完澡的时候,琲世已经做好了董香明天带去幼儿园的便当,今天他还特意把便当里的胡萝卜切成了兔子的形状。

洗过澡后的董香一把扑到琲世背上,把自己像小树袋熊一样挂在琲世身上。琲世单手托着董香,对她撒娇般的行为无奈地笑了笑,轻轻拍着她的背在房间里转圈圈,这是他们之间特有的游戏,董香总是玩不腻。

诸如此类的游戏还有在琲世腿上玩滑滑梯,踩着琲世的脚背跳舞。

养育孩子的时光总是又繁琐又快乐的啊。

晚饭之后董香已经忍不住靠在琲世身上一直打呵欠。

“董香该去睡觉了哦。”

董香抱着自己兔子形状的大枕头,可怜巴巴地看着琲世,像小鹿一样圆滚滚的大眼睛水气盈盈。

“一个人睡的时候,有大妖怪哦。黑黑的,头上长了角,对了,还长着大爪子。”

“我不要一个人睡,一个人睡觉好害怕……”

“我保证,我会乖乖的,这次一定不会乱踢被子……”

董香一头扎进琲世怀里不出来。再坚定的意志最终还是敌不过董香屡试不爽的小招数,琲世在心里挣扎了一下,还是默默地又一次在心里举了白旗。

琲世拿起睡前故事书躺下,董香噌噌地跑上床用温热的身体挨着他,小孩子的身体散发着儿童特有的淡淡的奶香。董香每过一会就换个姿势窝在他身上,整个人扭来扭去以琲世的肚子为圆心作三百六十度旋转运动。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在琲世以为董香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她又忽然把头凑过来,啪嗒一声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晚安吻,然后整个人藏到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只眼睛偷看他。

“好了,快睡吧。” 琲世哭笑不得地弹了弹她的额头。

白天再精力旺盛活泼好动的小孩子,到了晚上熟睡的速度也是飞快的。

董香熟睡之后,琲世终于腾出时间处理今天积压的文件。虽然因为总是不放心董香到底有没有踢被子而跑回房间的缘故,导致效率不高就是了。

还是像上次一样,不久之后董香便在睡梦里醒来,迷迷糊糊地哭着喊琲世的名字,稚嫩的眉头间藏着掩不住的惶恐。

琲世走过去替她掖好被子,然后轻轻回答了一句,我在这里呢董香。 

上周出任务受了伤,回到家时一身是血的自己把董香吓坏了。自此之后,董香总是像一开始来到这个家时一样寸步不离地粘着琲世,想小尾巴一样跟着,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她不仅把平时一个人睡觉的好习惯都丢在了脑后,甚至有时候连做梦的时候也会呜呜咽咽地哭出声。

琲世心里不是不明白为什么。

琲世摸着董香柔软的发丝。

“我呢,是绝对不会丢下董香一个人的。 “

“我向你保证,在你长大之前,我绝对不死。”

董香抱着琲世的手不肯松开。

“那……在我长大之后呢?”

“唔,也不死。”

“那,拉钩哦。”

  琲世失笑。

“好,我答应董香,绝对,肯定,一定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嗯!”

董香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听到他回答后又安心地陷入了深眠。

他握着董香还未长大的手,静静地看着她安宁的睡颜。 

做个好梦吧,董香。

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恰到好处的温暖,他在心里轻声对她说。 

他已经无法再像以前一样,对生死置之度外,对什么都无所谓。在这个世界上,他的小姑娘就是他无论如何也要努力活下去的理由。这个世界实际上并不太美好,有寒冷和饥饿,有伤痛,有无处不在的危险,他只想好好保护他的小公主,让她像童话故事里说的那样,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他已经把整个心都给了她,把所有温柔都给了她。人生而孤独,然而本质上,还是想要陪伴的吧。办理收养手续的人说,佐佐木先生可真是善良呢,愿意给可怜的流浪儿一个家。但是,琲世觉得其实是反过来才对。

他才是应该说谢谢的那个人。

谢谢你,董香。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



Fin

 

 



评论(1)
热度(31)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