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被和谐文章微博有存档。

【研香】平行宇宙之梦

终于考完试了,来一发研香(车)。 打了辣么久的码,求不和谐求放过。

19岁的初代黑金和21岁的re香。终于还是忍不住对这个组合下手了。OOC严重。

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感觉要跪下了……




我想我是迷恋上董香了。

这件事让我困扰不已。

董香是我在咖啡店的前辈。据店长说,她从高中开始就在店里工作,可以说得上是老员工了。

对我来说,她不仅仅是工作上的前辈,更是我在大学里的学姐。只不过我念的是文学部,而她选的是生物部。

从第一次见到董香开始,在她面前我总有一种说不出原因的局促。

大概是因为她实在是太完美了。

从见到董香的第一眼起,我便觉得董香有种很纯粹的女性特质。她有一双多情的眼睛,笑起来眼眸弯弯,里面藏满了温柔,温柔得足以成为任何少年的梦想。

董香是位温情有余而威严不足的前辈。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紧张,她对我一直很温柔。我们之间相处起来更像是同级的同学,她时不时会找我请教些文学上的问题。偶尔在学校遇到时,我们也会一起去喝杯咖啡。

这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

天知道是哪天开始我对她有了不正常的念头。

大概都是和她近距离接触的错。

第一次和董香近距离接触是在她教导我拉花的时候,吧台的面积不大,因为同时有几位员工在吧台工作的关系,我和她几乎是贴在一起的。在她说话,侧身时,她的发丝都会在无意之中撩过我的脸,我可以清楚嗅到上面的香气。我不是一个对香味很敏感的人,说不出那到底是哪一种具体的香气。淡淡的柔柔的香味钻进我的鼻尖,让我忍不住猜测她用的是哪个牌子的洗发水。

我忍不住装作没学会的样子,让她又教了我一次。

过了很久之后,董香还笑话我说那天她教的猫咪拉花我怎么学都学不会。我早已经忘了那天她教了我什么,那天唯一留在我记忆力的就是她洗发水的香味。

大概是那天之后,我便开始对董香产生了许多在意。我喜欢在别人口中听到她的名字,工作时我总是忍不住看向那个属于她的储物柜,即便只是她漫不经心扫视过来一个眼神,依然给了我无限的动力,她大概从未留意,我却生出了一些莫名的期待。

通常到了下午,店里的客人便不太多了。闲下来的时候,董香喜欢坐在柜台边翻书,她最近看的是一本市面上正火爆的言情小说,据她说是客人忘在店里的,她不太喜欢,不过没事做的时候也会拿出来翻一翻。我也不喜欢,大概是因为这种写给初中生看的作品里面的内容实在是天真过头。里面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个空出来的位置,等着一个最重要的人来填满。”第一次看到的时候,简直觉得矫情到头皮发麻。 

但是后来我想了一想,这种想法大概确实是存在的。 

我生命中的第一场爱情就这样来敲门了。

你喜欢过什么人吗?

如果你也暗恋过谁,你应该也会理解我的感觉。

 

 

从某一天开始,和董香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漫长又短暂。

想要维持表面的礼貌和淡定是困难的,尤其是在你在心里呐喊了一万遍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之后。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一边诚心诚意地喜欢她,一边真心实意地希望和她不要见面。

我希望你不会理解我这种苦闷又热烈的心境。

我一边想着远远地避着她,平静自己的心跳。一边又觉得,在她发现我对她的喜欢之前,我和她相处的每一秒都是我偷来的。

董香一定很困惑为什么我的举动会变得那么不自然,但她还是体贴地什么都没有说。

喜欢她的不止我一个。我敢说,进店里喝咖啡的大部分单手男士都是冲着董香来的,我默不作声地在心里酝酿着我的酸意。

这就是我暗恋的人,受众人喜欢着。

我会自卑。在她面前,再骄傲也会觉得,其实我真的不够好,更何况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出众的人。

我从来没有考虑向董香告白。是的,我害怕失去,所以不敢去确认,不愿去争取,遇到自己无法面对的情况就远远躲开,是的我知道,这是我根深蒂固的懦弱。

有好几次,我在学校遇到了董香和她的朋友。

和朋友说说笑笑的她看起来很快乐。在看到我的时候她总是不忘向我招手。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我的暗恋应该就到此為止了。对她来说,我也只是个年纪比她小,一起打工的普通后辈而已。

看着她那么开怀的面容,我觉得自己能从此释怀,毕竟,假如哪一天我的小心思被她发现了,她应该会很苦恼吧。

如果能一直看到她的笑容,或许我能逐渐放下我的喜欢吧。

 

 

其实在我的记忆里一直藏着一个和董香单独相处的片段。

不是在学校偶遇那种,而是两个单独出门那种,不过也不是约会就对了。有时候生意太好,店里还来不及进货,我和董香便会被店长安排出去跑腿买咖啡豆。要我说的话,其实这任务还不错,只要不考虑我与她相处时的尴尬。

在上次回程的路上,我自告奋勇地提走了所有咖啡豆,董香和我并排走着。她一边微笑一边向我道谢,害我心跳都变快了两倍。

大概是我太紧张了,我越走越快,不知不觉便把她甩下了一小段距离。

“唉。”她好像很无可奈何似的。

我想董香应该是明白的,她又不傻,只是善良。她给予我的感情一如当初,充盈而温暖,只是接受的人开始不满足这种单纯的关系,想要却又不敢索取更多,于是越来越痛苦。心中的感情从朦胧到清晰,让人心根本无法左右,让人为难。

这就是我与董香。

 

 

在临近假期的前一周,我和董香又排到了同一天上班。

我站在柜子前整理盛放咖啡豆的罐子,董香走了进来拿围裙,我装作不在意一样专注着手上的工作。到了夏天,她换上了更平日更要薄的白色衬衣。在她站在我旁边系围裙的时候,我偷偷扭过头去看她,阳光落在她身上,在阳光的照映下,我看见了她内衣的颜色。我情不自禁地幻想起用我的双手解开她的内衣扣时会是什么感受。

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回过了头。

我慌忙扭过头,手下的罐子不配合地碰撞到一起发出了脆响。

“怎么了?她疑惑地问.

“没什么。”我一边摸了摸下巴,一边故作淡定地说。

她走过我身边。

“骗子。”她轻声说。

她与我擦肩而过,走路时带起的一阵微风,拂过了我的手。

我想一定是我红透的耳朵出卖了我的心思。

骗子。

我鹦鹉学舌一样跟着她重复了一次,那一天我一直在神思不宁。

 

 

通常店员们都会在打烊时间过了之后准时下班回家,只有我和董香会留在店里。

董香是出于责任感,而我只不过是想和她多待一会,哪怕我们之间除了问候和道别之后并没有别的交流。

我们呆在休息室里收拾东西,空气里只有收音机里的DJ声音在故作沧桑。

“有没有这么一个人,让你深爱着,放不下,忘不掉,只想像个情绪失控的病人一样把心里的话一字一句都说给他听,告诉他,我喜欢你……”

我没注意到接下来他到底说了什么,因为我发现董香居然听得笑了起来。

“喂,金木。”

就在我快要向她道别前,她叫住了我。

她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

我不由自主地变得慌张起来。

这一刻连空气都变得粘稠,仿佛凭空结出许多蛛网把我勒在其中。

我的每一丝呼吸,每一个挣动都被无限放大。

我只想快速逃离这个时刻。

仿佛看出了我的意图,她伸出手拉住了我的衣角。

在她的手碰到我的瞬间,我所有不肯承认的,回避的,忍耐的,伪装的,成了我再也无法掩饰的东西。

“我……是真的,喜欢……”情绪烧成了沸水,在我的胸口来回冲撞着,我不禁喃喃开口,“我经常想,如果你愿意与我一起,我……”

她默然不语。

我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她没有挣扎。

我分明感受到了她怀抱里的温暖和熟悉的洗发水香味,这让我心跳不已。

我絮絮叨叨地向她说了很多。我对她的喜欢,我对她同学的嫉妒啦,连有时候在回家路上特意绕远路只想远远地看一下她家的灯光一眼什么的这种事都说出来了。

她像母亲一样把我搂在她的怀里,轻轻地拍着我的肩。

我觉得我好像成了一座遇到了三十度高温的南极冰川。

“你啊……真是像个笨蛋一样。”她叹息着说。

只要她的一句话,我就忍不住眼睛发酸,心慌,气短。

她说其实她一早就知道了。这小孩啊,装着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一眼看过去就看懂了。她在窗户看着我在她家门前走过,在学校相遇之后其实她会偷偷回头看我的背影。

原来她是什么都知道的,原来我和她之间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关注与被关注。”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用吻去回应她。

老实说,我的动作很笨拙,我从来不知道该如何接吻,我断断续续地亲着她的脸和嘴唇,直至董香开始回应。

我伸手抓着她的手,摩挲她的手掌。她认认真真地看着我的眼睛。

她清澈的眼神引诱我奋不顾身去拥抱她的纯洁。我想占有她的欲望变得分外强烈。这种自私的心情像退不去的潮水拍打着我的内心。

我喘了口气,感觉到自己已经勃圌起了。

我们抱在一起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

我终于知道了亲手解圌开她内圌衣扣的感受。我揉圌搓她的乳圌房,饱满的乳圌房有种格外柔软的触感,我用指尖拧压着她的乳圌头,可以感觉到那个地方一点点地在我的动作中变得硬圌挺圌起来。

我的另一只手分开了她的阴圌唇,按着中间的阴圌蒂。手里没有润圌滑剂,我怕自己会弄疼她,我回忆着成圌人杂圌志和A圌片中教授的技巧,试探着用手碰圌触她的阴圌蒂。这种时候,在我脑子里来来回圌回进进出出的居然是杂圌志上看的一句话,——女性通过阴圌蒂高圌潮时会有一种美妙的感觉,那种贯穿阴圌部的极乐之感非常锐利和深刻。

我想做些什么让她绝对不会忘掉这次性圌爱。

董香的身体一直在颤圌抖着。我的指尖很快地变得湿润起来,阴圌道自然而然地分圌泌圌出湿液让她的身圌体变得更适合性圌交。

我一边用龟圌头在阴圌道口摩擦,一边用食指搔刮着阴圌蒂。

她的阴圌道口非常的紧,我试了几次依然没有办法成功进去。直到她握着我的手和阴圌茎,引导着我进入她。

阴圌道里温暖而紧窒。我很没出息地手心出汗,我的心以十九年来从没有过的速率超负荷地跳动着。

她侧着头低吟着,流露圌出了一点痛苦的表情,我专注地看着她的眼神和表情,按住她的腰,让她紧紧抵我身前。光是看着她的表情已经让我的小腹一阵阵发圌热,我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我们在做圌爱我们在做圌爱我们在做圌爱……这个认知让我脑中一片晕眩。

我毫无技巧地进出她的身圌体,董香的双手从环着我的背变成抱着我的腰,她按着我的腰圌臀朝自己压,竭力让我进得更深。

这种仿佛把一切都交给了我的举动让我莫名亢圌奋。

我可以感觉到埋在她体圌内的阴圌茎又涨大了些。我捧著她的臀,一遍又一遍地进入她,连身下的沙发都湿圌了一滩。

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我抓著她的腰,格外用圌力地挺动,残存下来的神圌智几乎要被深入的狂圌热撞击冲散了。疯狂的快圌感不像是真的。

高圌潮来临时,我探下头咬住她修圌长的脖颈,在上面留下齿印。

我没有戴避圌孕套,但我还是不管不顾地射在了她的身体里。

射精后,我趴在董香的胸口不想动弹。大口呼吸着带着她体香的空气,我像个傻子一样一直神经质地笑着,觉得好像不管怎么样都表达不出心里感情的一星半点。这一刻,我只想和她肌肤相贴在一起,说些没有营养的废话,说些糊里糊涂的情话,我只想和她依偎在一起虚度光阴。

这样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好,简直像毒品一样让人著迷,我想我已无法自拔。

 

——其实……我本来是要拒绝你的,虽然没有做过……但是也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好。

——但是呢……

——看着你的表情啊,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你啊,好像都要哭出来了。

 

月光已然升起,董香疲倦而汗湿的脸庞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温暖的光。

就像用目光捕抓耀眼的阳光一样。

那是仅仅注视着,就能灼痛我心脏的光。

我久久不愿移开我的目光。

 

Fin


评论(13)
热度(42)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