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被和谐文章微博有存档。

Flying without wings

存一下。整理硬盘时发现的原创旧文,至今仍是个坑。

重看一遍后唯一的感觉就是,为什么7年前写的东西感觉比现在好辣么多,为什么我现在只会写大白话了……




 

少男漫画里,男孩子们用信念烘托生命。

少女漫画里,女孩子们用梦想装点世界。

 

这个世界里,我们应该用什么来烘托装点我们生命中最为葱郁明快的时光呢?

在那个生机蓬勃焕发的年纪里,没有什么是比青春更为美好的了。什么都成了青春的陪衬。

 

 

***

 

 

发梢被风吹得来回打转,松野优太看着前方女孩子的身影有点发愣。长时间注视着阳光的方向,泪腺受到刺激眼睛也发酸,连视界里都开始模糊。

 

 

松野优太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考试总是考前五,深得老师的宠爱,穿上校服很潇洒精神能赢得一些女孩子的尖叫,不颓废也不叛逆眼神健康又明亮。老师同学都说他是个优秀的人,有值得期望的未来。总之呢,就是个优秀的人,却又并非优秀得难得。绝对不是优秀到不用做功课就能轻轻松松地每次考试都拿第一,也并非优秀到永远是女生口中的王子,私底下的话题。

说到底,松野优太,其实还是个很普通的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罢了。连本人都一直这么觉得。

 

 

普通到其实每次考试之前都要努力复习才能进前五,一个学期可能只会收到三四封情书,走路也一样会摔倒。身上唯一发生的不普通的事也只有两件,第一件就是在自己很小,小到连父亲的样子都记不清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

小小的镇子民风质朴,离婚这样的事情少之又少。记忆中小时候自己每次出门都会被行注目礼。

 

 

“啊你看,那个松野家的小孩好可怜,这么小就没了家。”这样的话充斥了他童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那样充满怜悯的目光压过来,沉甸甸的,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负荷。更让他喘不上气。

 

 

第二件事么,就是他在八岁那年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会飞翔的能力。不需要翅膀也不是乘坐飞机在八百里高空飞翔。而是只要他想,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念头,就能在天空中自由飞翔。奇怪的生物,不是正常的人类,让人恐惧的能力,会被消灭。这样的恐惧困扰了他很长的一段时间。

 

 

松野优太人生中唯一不普通的两件事,却都不是出于本人的自愿选择。

 

 

唯一是出于自愿的不普通不平凡经历,可能就是和藤井夏実的相遇了。

 

 

说到底,和藤井夏実相遇的那天,其实也不过是很平常的初夏的一天。完全不像班上女孩子说的和重要的人相遇之前连看惯的风景都会忽然地就变了模样。变得与众不同,变得如何的深刻,变得如何的特别。像是所有的完美都要特意为这一天留作铺垫。

松野优太记忆中的那天,树叶在头顶喧闹,树荫在脚下斑驳。初夏山间凉快的风吹起了校服衬衫,知了的叫声吱呀吱呀在说夏天已经到了阿。阳光不见得在那一天就特别明媚,天空又是如何颠覆平日概念的蓝。

 

 

那个夏日的模样就是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好像平日妈妈来不及为自己做早餐而自己只好吃被自己烤焦的面包一样平常。

 

 

而唯一不平常的就是自己看着女孩子轻盈飞翔上粗壮树干的背影后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

男孩子的声音盖过了知了的声音。小镇边缘树林里突兀响起的声音,惊飞了树上歇息的鸟。像是白纸上被黑色墨水突兀划出的痕迹,两个人之间忽然就突兀地划拉出了看不清的线,然后,那么突兀地把两个不相关的人从此就连到了一起。

 

相遇就是,命运呼噜噜地吹了口气,两个本来以平行姿态运行无恙的空间搞错了轨道然后交融到了一起。

 

 

那时候,夏実正坐在树枝上仰望夏季特有的云层在头顶缓慢移动。湛蓝天上的云松垮得如同某种食物。

云朵的移动速度会小于每秒五厘米么,头脑里闪过这样的问题。然后又飞快地自问自答。不会啦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云朵么,至少秒速十厘米吧。她有点入神地想。然后男孩子的声音让她差点从树上栽下来。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男孩子的声音再次发问。

 

 

夏実顺着声音的来源往下看,才发现树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个男孩子。年轻的脸庞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干净。她打量着那个男孩子。用这个年纪女孩子的挑剔眼光来看,是长得很受女孩子欢迎的那种类型,气质更是有点奇异的亲切。

 

男生的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踮,白色衬衫柔软轻巧地扬起一点边角。

 

 

夏実吃惊地看着那个男孩子从地面上飞起,动作优美好像山间的精灵。身旁清新葱郁的颜色沙沙地被男生带起的风吹响,湿润的绿色拂过纯白的衬衫。连夏実垂下的影子仿佛都被轻轻吹动,沾上了那样的新鲜清爽的色彩。那个男孩子轻轻地在夏実旁边坐下。

 

 

“你,你居然会飞!”女生的声音里有惶恐的音调,满满的像是要溢出来。

 

 

“你不是也会飞么。我看了很久了……别装了。”松野的声调里有点好笑。他朝远方望去,高高宽宽的树干,天然的好座位,能看见树林边缘纤细的白色栅栏。松野伸手拨开垂下的绿色,才发现手心已经湿漉漉的。虽然非要在脸上装出很深沉又斯文成熟的样子,实际上你是不是也很忙乱很紧张?

 

 

“……”夏実有点挫败地叹了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

 

 

“夏実。藤井夏実。”女孩子往男生的方向稍微挪了挪,纤细的腿垂下树干轻轻摇晃。

 

 

“松野优太。以后请多多指教。”松野若有所思地开口 “我想我们是这个镇子里唯一的同类了吧。”

 

 

“什么同类同类的。好难听。不要把我们说得像是外星人一样,我们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同嘛。”夏実伸手理平校服裙子的褶皱,然后不客气地反驳。“我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是个会飞的女生而已。”

 

 

“虽然我拒绝承认是你同类什么的之类的奇怪称呼。”

“不过,能认识你,还是很高兴。”

夏実补充。然后回头向男生的方向微笑,伸出了手。

“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会飞的男生呢。”

 

 

“……知道自己不是世界上孤零零的一个感觉真好。”

 

 

“原来还有和我相同的人,就在离我那么近,那么近的地方。”

 

 

夏実看着初次见面的男孩子向着色彩柔和的绿荫微微扬起笑容。年轻的脸上放松的笑容很好看。

 

 

“你也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有飞翔能力的人呢。”

 

 

“虽然对第一次见面的女生说这种话很奇怪。不过,我觉得,能认识你,感觉真好啊。”

 

同样特别又独一无二的男孩子女孩子坐在年老亲切的树上,风吹起女生的裙摆。没有人说话,那样的情景很安静,像是梦一样的柔软。让人想到和幸福以及希望之类相联的东西。

 

 

“对了!”耳边是知了的噪声,女孩子忽然响起的清脆声线很好听。

 

 

“下次可不要再像刚才那样随随便便乱叫别人啊——!就算叫也别用那么高的分贝。刚才啊,要被你吓得从树上掉下来了。”女孩子一脸夸张的受不了,把手捂在心脏的部位上。

 

 

“那什么时候才能叫呢?”

 

 

 “至少要等我降落到地面的时候再叫!至少要等那个时候吧……”她停顿了一下。“你想要摔死我么……”

 

 

“原来女孩子都是这么容易大惊下怪的吗——”

 

 

女孩子表情生动,摆出凶巴巴的样子,举起手就要往男生身上拍过去,阳光温暖的颜色落在手指上,穿透肌肤,手指映成了深红的颜色。似乎可以看见血液在身体里奔腾流动,那样旺盛的活力。年轻的女孩子,在哪里都是生机蓬勃的象征。

 

 

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沉稳的男孩子。年轻到被称作是少年时代的年华时光。年轻到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那个时侯啊,阳光兜头洒下世界浸满了温暖的颜色。植物新鲜而湿润的气息擦着肩膀在空气游移。阳光从绿色的枝桠漏下来,流淌过女生尖尖的下颌,很柔和地,和身旁青葱的绿色混合到一起。世界成了模糊美好的概像。

 

 

“不好了!”

女生看着开始颜色开始变深的天空忽然冒出了一句。

“……今天早上答应了要帮妈妈做晚餐。”

“糟糕糟糕来不及了现在已经好晚啦!”

 

 

“再见,我要回家了。明天在这里等你。”夏実抱起书包跃下粗壮的树干。然后回过头冲松野挥手。五点钟的阳光让她整个人都染上了金色。然后,想了想,又把双手放在嘴边围成了喇叭的形状。“记得要来啊!”

 

 

命运总是很擅长渲染气氛。而渲染气氛的手法总是很高明。她让谁和谁在某一年的初遇,白色衬衫又让谁谁谁穿得青春飞扬,天空是一片清澈的蓝色晕化开。如同故事的画面,纯净又亮丽。

 

 

人的记忆真的很神奇,有些发生在昨天的事情,比如昨晚的晚餐是什么啦昨天穿了什么颜色的裤子啦。你可能想破头也记不起来;可有些陈年往事,却又记得比谁都清楚。相识之后,那段和藤井夏実共度的时光,松野优太想,那算是能挤进自己人生中排名前三的美好时光了吧?今后的日子就算再不济再失意,只要能回想起那段日子,也会涌出一股莫名的安定。那时候藤井夏実和自己相处的每个分秒,对话语气自己的每个回答甚至连对方说起考试时眉毛都皱起来的表情,在今天想来依然那么清晰,天真无邪,令人眷恋。

 

 

 

 

+第一章完结+

 

 

 


评论
热度(2)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