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被和谐文章微博有存档。

【永研】一个故事

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写出点跟之前不一样的东西……





说来唐突,我,永近英良,爱上了金木研。

永近的日记本上藏了这么一行字,在某个不被察觉的角落。隐秘到写下这行字的人哪天想把它擦掉没准都找不到自己到底把这行青春期心事写在哪个鸟不拉屎的角落里了,以至于想毁尸灭迹都不知道从哪下手。

永近最好的朋友是谁?
当然是金木研了。
所有人都会这么说。

永近和金木研一起长大,从小学开始,到中学,到大学,粗俗一点来说就是好得能同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

他们的幼年期,成长期都是一起度过的。一起上学一起出门压马路这些就不说了,连中学女生之间流行的一起上厕所他们都试过。

在很久之前,永近一直觉得他和金木研大概会成为一辈子的好兄弟。
就是那种啊,那种以后结了婚之后没事互相来串个门,半夜两点打骚扰电话也不会被挂电话,老了就大家一起搬去老人院互相管对方叫老不死那种。

所以当永近意识到他喜欢金木研的时候,他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
看吧,就是这么个不浪漫的家伙。
所有,一切,全部永近所构筑好的未来都在一瞬间碎成了渣渣。就像定点爆破一样,轰隆一声塌了。

“说来唐突,我,永近英良,爱上了金木研。”
终于发现这点的永近头发都愁白了两根。


在中学毕业的那天,整个班级的学生一起出来聚会。不能免俗地去了K歌,喝了酒。
金木这家伙平时在班里存在感也不太强,但是到了大家准备一拍两散的今天还是不能逃过一劫,被死命灌了不少。大概是因为心知这算是给过去三年的生活划上句点,所以也就半推半就地喝了。

金木酒量不是一般多差,被灌了几杯之后果然不出意料地醉死了。永近只好吭哧吭哧地把金木往家里扛。金木虽然长得瘦,但是成年男子再轻也轻不到哪里去。等永近终于把金木像扛沙包一样扛回家的时候已经累出一身汗。

他把金木扔到床上后,然后自己也跟着躺了上去。他过去也不是没和金木在一张床上同睡过,比如说一起打电动打得忘了时间,时间太晚懒得回家就干脆一起挤一挤,一晚上就过去了,但此时心境早已经天翻地覆。

他转过身使劲盯着金木的脸看。金木的睡颜很平静,他均匀地呼吸着,睫毛随着胸膛的起伏而抖动。嘴唇微张,脸上有喝酒之后赶不走的红晕。

永近看了他很久,然后忍不住鬼迷心窍,偷偷地亲了他一下。
熟睡中的金木,面容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无辜。
会有人对自己的兄弟做这种事吗?
永近有些悲凉地想。
他们再也做不成兄弟了吧。



在大一的某一个普通的早晨之前,永近一直有一种自己差一点就拥有了整个金木研的错觉。
是的,差一点。

他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想开了。到底是朋友,是同学还是情侣似乎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一样,毕竟他们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一起参加社团活动。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那八小时以外几乎都是黏在一起的。

错觉的破灭在金木研告诉他,他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之后。

我已经把喜欢的对象告诉你了。那英喜欢的人是谁呢?
不告诉你。
真是小气。
骗你的,我根本没喜欢的人啦。

好吧,虽然之前设想中的好兄弟未来已经被轰了个七零八落了,不过塌掉的部分重建之后没准还是能将就一下的。



永近唯一没想到的就是那不长进的家伙约个会居然还能被钢筋砸进医院。最后更是玩起了失踪似乎是变成了不良少年。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永近气得直跳脚。
一边跳一边摔了三根筷子两个杯子一个碗。
不要随便乱学古惑仔电影啊朋友!你的中二期早就过了啊!

永近只好加入CCG,为了找出金木研的踪迹,好揍他一顿,揍得连妈都不认识。
朋友,你听说过CCG吗?
这大概也是一种深藏于心不为人知的浪漫?

虽然CCG是个名字一提起来周围的气氛都会瞬间降了几个百分点的国家机关,但是每到完成大任务的时候大家也会像普通的公司人员一样一起聚个餐喝点小酒,玩个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这就是公务员的八卦啊。

在聚会上永近也没逃掉真心话的问题。
第一轮。
问题还是特别俗的那个。
永近有喜欢的人吗?
有。
第二轮。
怎么追到的。
谁说我追到了…

哇—房间里的气氛一时之间被引爆了。
被围着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永近忍不住得意地多说了几句。
“我喜欢的人啊可是什么都会的。成绩好,爱看书,会做饭—”
“可就是不会爱你。”

膝盖中了一箭,胸口被插了两刀噗噗冒血。在看清说话的人是丸手大叔前永近差点一拳头砸了上去。

“少年时代总要有奋不顾身追逐的东西吧。
不管是梦想还是喜欢的人。”永近想了想,回了一句。“就算追不到也没关系。”
于是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就涨上去了,变成了老一辈的青春追忆大会。




要说加入CCG其实也还是蛮值得的,尽管过程曲折,最后还搭上了自己,但是毕竟最后见到金木研的目的还是达成了。虽然永近还是没能把金木研揍得连妈都不认识,不仅这样,他觉得自己才是被啃得连妈都不认得了的那个。

他和金木研两个人一起躲在下水道里。
永近一边捂住流血的腹部一边想,妈的真是太不浪漫了哪怕爬十几层楼梯到天台都比蹲在下水道里好啊。哪怕张嘴想说句浪漫话,臭烘烘的味道都使劲往嘴里钻—

为了缓解被咬的疼痛,永近只好乱七八糟地说些什么转移注意力。
他嘴里哼着不通顺的歌。
大意是什么旧日知心好友何日再会,但愿共聚互诉心事之类的

然后哼着哼着他自己先哭了。

—想找到你这家伙真不容易。

—唉,我一阳光少年,肥瘦比例正好,不老又不韧,味道应该挺好的,真是便宜你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我是因为你才去上井的。虽然说出来并没有什么意义,不过都到了这时候了,还是告诉你吧。

—……毕业那天其实是我提议灌醉你的。因为你喝醉了我就能偷偷亲你一口了。没想到吧,我也挺诈的对吧。

—我根本没有喜欢的人。
—骗你的,这句是假的。
—我喜欢你,金木。
—说来唐突,不过,这句是真的。

—你不是在某一年我生日的时候送过两个杯子当生日礼物吗。
—知道你去当不良少年的时候被我不小心砸了。
—不过我又粘好了,虽然手工活不好粘得有点丑,不过应该还能用。


—唉,本来还想着还有好几十年可活的,没想到居然要折在这里了。真是不服啊,不过,唉,算了算了,死在你手里也不算太亏,至少你听我唠叨了个够本。

永近伸出手摸了摸金木的头。
—虽然听人说摸头会长不高的,不过就算我不摸,我看你想长高也挺悬的,我就一次摸个够吧。

—一口气对你说了那么多,希望你别记得,不然我也觉得怪丢脸的,那么多心事全让你知道了。

虽然不是想要的结局,不过微笑着说出再见也是一种基本礼貌。永近想。

那么,再见了,研。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等你有了第三个孩子的时候,你也要记得我。

珍重道别,并欣喜相逢。

金木研抬起头,脸上挂着一道进食时沾上的血痕,从眼角一直到腮边,看上去反而像泪划出来的痕。

—哎,多大的人了,还哭什么。

他想用最后的力气抱抱他,不属于兄弟,不属于同学,不属于朋友的那种拥抱。

没想到手刚伸出还没抱上就被金木研在手掌叨了好大一口,疼得他什么告别情怀都没了。

—妈的,你个小混蛋。

属于永近这个人的故事就结束在了这里。



“那么结局到底是怎么样啊,准特等。”
“谁知道呢。”

又到了一次CCG众公务员们聚餐的日子。在这种日子里,不管平时积威多重上司都免不了要被下属八卦。

刚刚升职的佐佐木琲世被下属们拉着玩真心话大冒险,第一轮是要讲一个特别的故事,最后这位新特等只好讲了个没有结局的苦恋故事。

“故事的结局不都是从此他们幸福地生活到一起吗。”
“瞎扯淡。睡前故事才有这种结局。”

第二轮游戏中下属们纷纷八卦准特等的情感经历和恋爱对象,逼得新上司不得不举手投降。

“准特等喜欢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下属忍不住继续打听。
“一个屁话很多,还喜欢趁人喝醉酒时偷亲人的小混蛋。”
佐佐木琲世,啊不,金木研如是说。

今天的CCG聚会也在一片祥和欢乐的气氛中结束了。


Fin









评论(7)
热度(65)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