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被和谐文章微博有存档。

【授权翻译】【琲香】Red Child

授权见此:http://www.weibo.com/p/1005055725397090/photos?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原作者:@pseudocitrus ,原贴地址:http://pseudocitrus.tumblr.com/post/108502295669/i-loved-you-touka-x-sasaki-smut-fanfic-really-much。


原文是两年前发表的,琲香意外有了孩子这种故事情节实在太喜欢了就要了授权翻译了!!!


===========


“你确定吗?”

在琲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前,这样的话已经从他的嘴里溜了出来。

“我的意思是,我不是指那个意思,而是,因为我是——”半喰。“而你,你是——”普通人类。

世间万物其中藏着铁律。自然规律在说着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但即使如此,董香的眼神还是非常坚定。她放在咖啡桌上的手紧紧地绞到一起。

“我确定。”

她怀孕了。

他的——女朋友。又或者说他的爱人?那个他爱的女人,怀孕了。

当最初的不可置信消失后,一种全然陌生的感觉占据了他,那种幸福感强烈得让他的心都跟着痛了起来。琲世一阵头晕脑胀,喜悦让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他张大嘴,傻乎乎地咧嘴笑了出来,他不得不伸手捂住了嘴巴。

我要有孩子了!

但很快,他的喜悦变成了惊惧。当他的手放下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他伸出手越过桌子握住了董香的手。

这很艰难,但他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

“这个孩子不可能活下来。”

董香毫不动摇的眼波告诉了他,她已经意识到了,她身体里的孩子不是一个完全的人类,母体无法供给它所需要的营养。

“它会的。”董香说,“我可以肯定。”

“董香——”

“我不会放弃它的,”她语气激烈地说。

她把手僵硬地放在桌子上,“但是你不需要陪我。”

直至到了现在,琲世仍然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她看上去就像一直在等待着别人抛开她一样。在过去,一定曾经有某个人,或许是许多人伤害过她,但他下定决心绝对不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我不会离开你的。”琲世说,“绝不。”

他的音量大到在柜台后做着清洁的四方先生都听见了。他听见清洁的声音停了下来,四方先生用鼻子冷哼了一声。他不需要抬头就知道了他的话已经穿透整个咖啡厅了。

董香的脸颊微微发红,她的嘴唇弯出了带着笑意的弧度。琲世讨厌打断她的微笑,但他还是不得不这样做了。

“我是不会离开的你。”他重复着,“但它真的没有办法活下来。”

“会有的。你知道的。”

沉默笼罩了他们。

“你……”他的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见。“你……真的……?”

董香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确定。但我需要……”董香咽下了未出口的话,“如果你真的不想离开我们,那么,帮帮我吧。”

“我一定会的。”琲世说。

当天下午,他去见了有马贵将。

 

:::

 

在接下来的那一周,琲世和董香的互动变得奇怪了起来。他们对那个尚待解决的问题闭口不谈,琲世总是不得不强迫自己移开注视在蹒跚学步的小孩子身上的视线,强迫自己不去想“我的公寓是不是太小了”之类的问题。

琲世申请的批示在CCG内部缓慢地进行。琲世在这些日子里忧心忡忡,他非常担心CCG会对此不满并采取行动,把董香加进它们的抹杀名单上。然而,不久之后,一条留言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并将他指向了冰箱里那一份有着柔软外包装的肉食。琲世给董香发送了短消息,他们约在他的公寓见面。

在董香到来之前,琲世仔细地把包裹里的食物切成小块,小到无需通过咀嚼也可以把它们直接吞下去。他把肉块摆好在盘子上,董香看着他放在盘子边缘上的装饰品笑了出来。盘子的边上装饰着小块的,被切成了兔子形状的苹果。

“饭后甜点。”琲世说,但这话连他自己听起来都觉得毫无说服力

他不知道她是否意识到了自己的手正捂在小腹上,他也不知道她的脸色看起来比平时苍白是不是仅仅只是出于自己的想象。

这件事太恐怖了。她怎么能真的这样做呢。琲世确信自己在放任董香伤害自己,而那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没有一个孩子值得她做出这种牺牲。他讨厌自己此刻的犹豫不决,他本应该阻止她的。

“你真的不需要这样做。”最后,琲世还是说了出口。作为回答,董香毫不犹豫地朝他伸出了手,琲世把筷子递给她。

“我开动了。”董香夹起了第一片肉,她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把它放进了嘴里。咀嚼。吞咽。然后夹起了第二块。

她把盘子上的食物都吃完了。没有迟疑,没有踌躇,没有发抖。就像那只是普通的食物一样,就像在吃着她吃了一辈子的食物那样自然。不知道是不是只是他的错觉,她的脸颊好像多了一丝血色。董香放下了筷子,向琲世露出一个微笑。琲世胸口发紧,或许他会愿望成真,或许这真的有效。只要看着她的微笑,他觉得好像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地变好。董香,母亲,他孩子的母亲。他不由自主地说了出口——

“你真美。”

无论董香曾期待过琲世这时候会说什么,这与她之前所想的未免也相差太远。

“什么……?”她愣住了。琲世越过桌子,把她整个人抱住,举了起来。

“喂……!”她尖叫了起来。

“董香。”琲世的眼泪掉了下来,“我马上要做爸爸了,你要做妈妈了。我们要做父母了,我们要有一个家了。”

董香用力地回抱着他的身体。

“我们一起。”她重复着。琲世抱着她转起了圈,她不由地抱得更紧了。

“快停下啦!”董香边笑边说,“喂,至少转慢一点吧,你要把我转晕了。”琲世停了下来,把她放在椅子上,他凑上去轻轻地吻着她的眉和她被头发挡住的右眼。他仍在情不自禁地笑着。

随后,琲世想起了什么,他拿起了一块苹果向董香唇边送去。

“这是奖励。”他用哄小孩的语气说。董香顿住了,她顺从地张开嘴,琲世把兔子形状的苹果片送了进去。几乎没有咀嚼,她直接把它咽下去了。琲世伸手去拿另一块苹果,在他的手够到之前,董香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

“再过一会吧。”她站了起来,她的手按在琲世胸前,把他往后推,直到他的腿碰到了柜台。

“我比较想吃另一种饭后甜点。”

董香靠在他身上,琲世推开手边的盘子,那样当董香把身体倚在他怀里的时候他就能顺势躺下了。

 

:::

 

六月很兴奋,不知在惊讶的同时又有些困惑,瓜江一脸的不感兴趣,才子看上去反而有些嫉妒。

“你可不能把妈妈从我们这里偷走哦。”她轻轻戳了戳董香隆起的肚子。

“才子,”琲世勉强笑了笑说,“别闹了。”才子眨了眨眼看着他。

“放松点,妈妈,我只是在开玩笑啦。我可是要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啦。没准我还能帮上不少忙呢,我在游戏里可是养过不少小孩子了。”

董香对她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就像她平时见到有马时露出的那种笑容。她现在日常需要的肉事量变多了,于是见到有马的次数也同样变多了。

“你确定她还好吗?”有马这样问。

“她每天都在吐。”琲世忧虑地说。

“对于人类女性来说,没有比这更平常的了。”董香眨了眨眼。

“人类女性?”有马重复了一句,董香不由脸红了。

“我是指,对怀孕的女人来说。”董香回答说,“抱歉,我要去一趟洗手间。”她把两个男人留在了厨房里。

“她看上去很健康。”有马小口地抿着咖啡,“对于像她那样的普通女孩而言。”

琲世看着他,“董香很坚强,我不认为我能做到她那种程度。”

琲世很高兴身边每个朋友都对他表示了支持,但他更高兴的是现在他与董香共处的时间更多了,他能在每个夜晚都有她在身边。所有曾伴随他的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如影随影的窃窃私语都消失了,现在他能记得的只剩下安静和平和。

也许别人没有注意到,但琲世看见了这一切。董香会帮忙收拾才子的总是放得乱七八糟的宝贝游戏盘,她和依子还有六月会计划购物后一起去喝咖啡,她和瓜江和不知会像朋友一样大声争论,谁也不服输。还有每天早晨上班前,当琲世用亲吻作为道别时,董香总会赖在床上,娇懒地抚着他的衣领。

“我该走了。”他在她耳边小声说,不出所料地换来了她的噘嘴和皱眉。

“好吧。”她不满地哼哼。

嗜睡的孕妇会在琲世帮她掖好被子前再次进入梦乡。 琲世可以读出了她的信任:她相信他一定会平安归来。

 

:::

 

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以致于他对不知的电话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阿佐,那个,作为他们的头儿,我觉得这个电话应该由我来打。你先坐下。好的,首先,别慌。”

“我不应该慌什么?”琲世莫名其妙地反问。

“干。”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琲世丢下了手头上的一切转身就跑。

 

:::

 

 

:re里面的所有灯都亮着,门前却挂着休业的牌子。门锁着,琲世捶了两下门之后,不顾一切地开始撞门,直到六月把门打开。

 

“她没事,”六月对着琲世大叫,“她很好。已经结束了。” 琲世飞快地冲进房间,途中还撞到了一把椅子。他失态地又喊又叫,直直地冲到咖啡店的楼上,四方先生平时居住的地方。

“董香!”

就像六月说的,已经结束了。当他看见房间里的血迹时,他感觉一阵阵的晕眩感传了过来。当他的视线视线触及董香,和她怀里那个小小的襁褓时,更强烈的晕眩包围了他。

“琲世。”董香费力地坐了起来,围在床边的四方先生和QS班散开了,琲世走到床边,他好不容易稳住还在颤抖的手臂,董香把她怀中那个小小,小小的襁褓递给了他。那一瞬间仿佛所有空气都离开了他的身体。

 “是个男孩子。”

怀里的婴儿那么温暖。那么小。他的脸潮潮的,红通通的,就像世界上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那样。琲世固执地认为这个孩子是他在世界上见过第二好看的人了,是的,董香还是最好看的那一个。

在琲世意识到之前,他的眼泪已经落了下来,滴在婴儿还皱巴巴的脸上。小婴儿呜咽了起来,房间里的人笑了出来,琲世一边向怀里的孩子道歉一边脸红了。才子点了点他的脸,不知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背。

 “你们准备帮他取什么名字?”四方问。

在琲世向四方解释他们两个还没做好决定时,董香回答了。

“研。”

“研,”琲世默念了一遍。“听上去……”他放轻了声音,一种没有由来的奇异感受涌上了心头。

“你好呀,小研。”才子叽叽咕咕地逗着小研。不知在研究着怎么把自己的手指塞到婴儿挥舞的小手里。六月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研。这是个好名字。”除了这么说以外,琲世再也没法想点别的了。

“好了!现在我们该走了!” 不知愉快地说,“我们该给阿佐和董香小姐一些空间啦。”

四方拿起弄脏的被单和衣服打算下楼,他朝琲世点了点头,也跟着离开了。

当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徒然安静下来的房间让人感到些许陌生。董香精疲力尽地躺下,琲世跟着躺在她的身边。他小心地动了动身体,以免压到她。

“对不起,我没有陪在你身边。”

“没关系。” 董香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琲世轻轻地把董香散落的鬓发聊到耳后,他温柔地用手指理着她的发丝,直到董香和研一起进入梦乡。

 

:::

 

琲世一直想问董香,为什么她会在四方先生的家里生下孩子,但开口的时机似乎永远都不对。几个月后,他终于放下了这个问题。

 

这说得通,不是吗?也许在拜访四方先生的时候出了意外,突如其来的阵痛让她来不及反应。在那种情况下,直到生产结束为止,她肯定来不及找他,和其他的任何人。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不对吗。琲世不确定为什么QS班会在他之前知道这个消息,啊那一定是四方先生通知的,可能他在那种时候也很慌张,可能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工作时的电话,可能…可能…

这有什么关系。最后,琲世这么告诉自己。谁会在乎呢。谁有时间在乎这种事情。尤其不应该是他。照看孩子是件耗费心力的事,有了孩子之后他既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再去胡思乱想了。另外,另一件让他担心的事是,董香的孕吐在分娩后依然没有好转,尤其是在吃正餐的时候。

“没问题的。”董香坚持这么说,在再一次吐了出来之后。

“我们去看医生吧。” 琲世再一次劝她。

“不要。” 董香的眼神很坚决。

既然是这样,那么没关系的,董香一直都能把问题处理得很好。 他坚定地告诉自己。

董香看着他,等他提出抗议,但琲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和地对她笑。

谁会揪住这种事情不放呢。谁有时间对这个问题耿耿于怀呢。尤其不应该是他,佐佐木琲世。小研是个爱吵闹的孩子,而且总是喊饿,嚷嚷着要吃东西。在那些时候,琲世总是格外焦虑,忍不住担心起未来。终于,在他和董香决定帮小研戒奶的那一天,他的担心成为了现实。他把一小勺苹果泥送进了小研嘴里,但孩子马上把它们咳了出来,大声地哭号了起来。

“尝起来确实太恶心了。”董香小声说。

小研一直闭着嘴巴什么都不肯吃,最后这对沮丧的父母只好往他的奶瓶里加满了咖啡, 小研喝过咖啡后终于睡着了。

他们两个一起疲惫地蜷在沙发上。寂静在他们之间打转。

“对不起,”最后还是琲世先开的口,“都是我的错,他是……”

董香看着他。

“不要道歉。没什么需要道歉的。”

“但是——”

“没有但是。难道仅仅因为他是喰种他就没有值得好好活下去的人生吗?不是这样的。”董香看着他,“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琲世一言不发,他用胳膊揽住她温暖的身体,把脸埋在她的发丝间。片刻之后,董香转过身向着他,放松地依在他怀里。

这是琲世最喜欢的时刻。当 一切都陷入寂静,当一切都归于平淡,他们就像世间每一对普通的平凡夫妻一样。当小研长大到能加入他们的时候,三个人共处的时间转而变成了他最珍惜的时刻。在这些时刻里,琲世举着书,董香倚在他怀里,小研偎在董香的臂弯里,安静地,全神贯注地听琲世念出书里的故事。琲世会一直一直为他们唸下去,直到双臂开始酸痛,直到怀里的人开始睡意朦胧。

 

:::

 

在公寓和QS班开会是经常的事,但他们现在的会议气氛开始变得紧张了起来。最近的许多次喰种调查行动遭遇到了意外,甚至无法解释地以喰种调查官的伤亡告终。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但每个人的阴郁最后都会被董香的咖啡和小研的古灵精怪化解。在大人们讨论问题的时候,他精力充沛地在房间里爬来爬去为自己找寻玩伴,而且不止一次对瓜江的耳机表达了自己的喜爱。

“你真是太可爱了。”才子叹了口气,屈服了。

小研苍白的头发变长了,还带着些许卷曲。他的发色看上去有那么一点古怪,但琲世相信他原本的黑发一定会长出来。当黑发在某一天现身时,琲世终于忍不住笑了。

“不愧是父子。”董香用手慢慢地理着小研的头发。

琲世一直在等待小研身上的另一种遗传。他不知道喰种的赫子什么时候才会长出来,但他和董香都忍不住频繁地把手放在孩子的背上,感受是否有什么和以往不一样。

“他会遗传鳞赫。”当董香仔细地揉着小研的肩膀时,琲世这么提醒她。

“只是检查一下。”董香耸耸肩。

“可能它们永远不会长出来。”琲世充满希望地说。但小研的食量还是一天天变大了。终于在一天晚上,琲世听见小研在他的婴儿床里嚎啕大哭,下一个瞬间,木头开裂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研!”

下一秒他和董香一起冲进房间,小研坐在地板上大哭,身旁是已经被切成四等分的婴儿床碎片。董香把小研从地上抱了起来,把他身上的木屑和小碎片拍了下来。伤口在细小碎片离开的瞬间开始愈合。董香紧紧地抱着孩子,他们一起检查小研的背部,细细的鳞赫从他的皮肤里钻了出来。

董香的声音听上去如释重负,像是终于放宽了心。琲世看着她。

“我只是高兴它们终于出现了。”她解释说,“而且我也很高兴他……他的赫子和你一样,自愈能力很强。”

“噢。”琲世只能这么说。

那天晚上,无论琲世怎么回忆,他都想不起他曾告诉过董香,他的赫子会带来强悍的自愈能力。

但他同样地想出了一吨的什么理由去解释为什么她会知道。可能是通过自己的观察,可能是QS班里的某个人告诉她的,也可能是有马先生过来的时候不小心说的。

在下一次会议的时候,琲世向有马问出了这个问题,有马认真地看着他。

“没有。”他说。有马摘下了眼镜,仔细地擦拭镜片,“我没有告诉过她,你确定你没有和她聊过这个话题?”

“我确定。”

“你最近的调查……也不太顺利对吗?”

“没有进展。”琲世困惑地反问,“这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有马看着窗外,“还有,小研……”

“我的儿子?他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但有马一言不发,只是把眼镜戴上了。

第二天,琲世被通知参加一个紧急会议。

 

:::

真户班还有许许多多搜查官一同出席了会议,无一例外的表情凝重。在他挨到椅子的瞬间,有搜查官清了清嗓子。

“我开门见山地说吧,佐佐木,雾岛董香是喰种。”

琲世茫然地瞪着他半晌,然后笑了起来。

“什,什么?你是在开玩笑吗?”

“不是。”晓看着他,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让他镇定下来。剩下的搜查官一个接一个地把他们找到的证据和事实抛出来。董香受雇的:re和曾经的安定区有牵连。QS班的任务之所以失败是因为董香从琲世这里听到了相关的消息。而且董香很有可能是兔子,那个谋杀了真户吴绪的喰种。

“那不可能。”琲世喃喃自语,尽管嘴里这么说,但他依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一阵阵地下坠。搜查官们在一旁讨论,但此时此刻琲世只能听见自己脑海里的声音反反复复地响起,像刀一样割裂着他的思维。

想起来了吗?去思考,去回忆吧。

董香吃东西的方式,她咀嚼的时间总是要比平常人更长。她极度不擅长烹饪。在孕期时,她总是轻轻松松地咽下对于常人来说难以忍受的人类肉食,并在之后变得气色更好更光彩照人。她总是频繁地在咖啡店和四方先生一起吃饭。他记得她对待身为喰种的他,他的工作,他的赫子的坦然一直吸引着他,让他为之倾倒。

那不可能。那不可能。尽管他极力否认着,但在他的潜意识里似乎对一切都已经心知肚明。那个声音在问:你真的对董香一个人在那所公寓里生下孩子不在乎吗?还是你只是在逃避真相?

“那个喰种,”一个喰种搜查官说,“需要马上被驱逐。”

“驱,驱逐?”琲世开了口,但晓加入了。她拉住了他的袖子,阻止他站起来。他晃了晃自己的手臂想要她放开,但晓马上拉得更紧,强迫他待在自己的位置上。

“我就知道!”一名搜查官大声说,“我早就知道了,那些半喰搜查官都是靠不住的。他们根本就是喰种那一方的,他们应该和喰种一起被全部驱逐!我们都知道,佐佐木一直在向兔子泄露信息!”

“佐佐木根本不知情!”晓大声叱驳,那名搜查官喘着气愤愤地闭上了嘴。

“琲世,”晓重复了一遍,“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没有偏袒喰种。那个喰种一直在骗他。现在他知道了,一定会履行自己的职责。”晓转向琲世。“对吗?”

“我……但我的孩子……”琲世艰难地说着,一名搜查官马上打断了他。

“你的孩子不会被驱逐。我们相信他会在CCG的庇护下长大。但为了他的安全,他必须尽快被隔离。”

“为了他的安全。”有人强调了一声。

“还有你,佐佐木君。更重要的是,为了公众的安全。”

琲世再次陷入了沉默。

“那是不可能的。”他再一次说。

 “有马先生已经确认了。” 晓皱着眉看着他。“那个喰种是杀人凶手,她一直在利用你。我们不知道她到底获得了多少情报。因为你也不知情,所以你不会收到什么处罚。但是,你现在必须做点什么。”

每一个人都在看着他。琲世看得出他们之中一些人已经摩拳擦掌,他们的手放在桌子底下,紧紧地握着属于自己的手提箱。

“我会的。”终于琲世还是开口了,“我会处理的。”

 

:::

 

他们的行动定在今晚,琲世同意了。但他拒绝了组队行动,拒绝了后援,同样拒绝了任何人为他制定行动计划。他一个人慢慢地走回家,胸口发紧。

有个声音对他低声说。

他们会跟踪你,以便确保你会动手,确保你不会半路逃跑。如果下不了手,他们会杀了你,同样也会杀了董香。那么,之后,小研身上会发生什么事呢?

他必须这么做。董香一直在欺骗他,在利用他,不是吗?琲世站在家门口,他确信某个地方有喰种搜查官正看着他,于是他开了门,走了进去。

“我回来了。”他有气无力地说。小研坐在地板上,正把一副眼镜往嘴里塞,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嘴里发出了快活的咯咯声。小研的头发现在近乎全黑,几乎把雪白都盖住了。琲世抱起了他,把脸埋进了他的软软的头发里。

“你好呀,小研。妈妈呢?”他问。

他打从心底里希望董香不在家,但他妻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在厨房。”

琲世一步步走向前,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艰难。

他的妻子一如既往地在咖啡机前做咖啡。在平常的日子里,他会坐在吧台前慢慢享受董香泡的咖啡,但今天他只是倚在门口,董香向他投去疑惑的一瞥。

“怎么了?”

“没什么。”琲世挤出一个微笑,他条件反射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董香凝视着他。

“到底怎么了?”她关掉机器,转过身看着他,再一次问道。

琲世张了张嘴,又合上了。他们只是默默地相对站着。在一片安静中,小研在琲世的怀里动了动身子,或许是因为感受到父母对视间紧张的气氛,他小声地哭了起来。

“你抱得太紧了。”董香看着他说,但琲世还是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董香皱着眉头走上前打算从琲世怀里接过小研,随着她的动作,琲世往后退了一步,让自己和她保持距离。

“琲世?”董香心神不定地看着他。

太近了。她太靠近了。如果是平常的日子,他一定会走向前,抱住她,亲吻她,在她耳边倾吐自己的爱意。

但是。

今天。

“告诉我,”琲世艰难地说,“请告诉我,你不是喰种。”

董香僵住了。

“把研给我。”

琲世避开她的手,把小研抱得更紧了。小研在他怀里紧张地啜泣着。

“告诉我那不是真的,”他向她恳求着,“请告诉我,你不是喰种。你没有利用我。”

董香瞪大了眼睛,突如其来的强烈情感让她爆发了。

“我,利用你?一直以来,是我利用你?”

但此时此刻琲世唯一能听见的是她没有否认他的指控。

“你是喰种,”他屏息着,“我不敢相信。”

对不起,他听见脑海里那恼人的声音说,对不起,对不起,我——

“我打算……”琲世轻声说,“CCG打算……我……”

董香的动作顿住了。

“琲世,”她说,“不要这样。”

“杀害真户上等的是你吗?”琲世这么问她,但董香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我,我真的不敢相信。”

“琲世,”董香的声音颤抖着,“你什么都知道的对不对,求求你,想起来好吗?”

“想起来什么。你一直,一直都在对我撒谎。你一直在泄露QS班的机密——还有我——CCG认为我袒护喰种。还有小研——如果我不这么做,他们会——”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不需要听他们的。”她随着琲世走向前的动作往后退了一步。琲世一步步地走向她,直到她没有退路,背部撞上了厨房的吧台位置。她的双手握成拳,关节因为用力过猛而发白。即使琲世已经知道真相,但看着董香的眼睛在再一次睁开时变成了红黑色,他依然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注意到了有什么不对,小研哭了起来。董香在琲世阻止她之前,飞快地从他手里抢过了小研。

“不要碰他!”琲世大喊道。

“不要碰他?他是我的孩子,他是我们的孩子!”她的嗓音因为愤怒而颤抖着,“我一直在等,等了很久很久。我甚至觉得,觉得,一直像现在这样也不错。但是这一次,轮到你醒过来了。现在是你该清醒的时候了。你才是被利用的那个人!”

琲世的头痛了起来。他用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脑海里的声音越发的刺耳了起来。

“什么,”他急促地喘着气,“你到底在说什么。”在他陷入混乱的片刻,董香跃上前来,琲世条件反射地避开了她的攻击。董香落地后飞快地调整了平衡,然后冲向了门口,小研在她怀里嚎啕大哭。 琲世猛地移动到了她的身边,他的赫子向前击出,挡住她的去路。董香闪开了第一下攻击,但在躲开第二下时失去了平衡,她只好弯下身用身体护住怀里的孩子。因为惯性,她狠狠地撞上了墙发出了砰地巨响,抱着小研的手一下泄了力,孩子从她的手里飞了出去。

“佐,佐佐木!” 琲世冲了过来。

“琲世!”她再一次叫出这个名字,琲世俯身接住了研。

终于,她说出了那个名字。

“金木。”

琲世僵住了。

“什么……”

他手上的力气太大了,小研一直在他怀里啜泣。在那一瞬间,他的视界里仿佛闪过无数的颜色,他惨叫着,周围的空气变得像火一样炽热,电光狂雷千刀万刃在他的脑海里炸开。小研从他的臂弯里落了下去,他向后跌去。

不——他在一片混乱中想,但在小研摔下去之前,一阵汹涌的浓雾出现在他小小的背后,缓冲了落下带来的冲击。他落在地上,董香冲过来抱起了他。

“……羽赫。居然也是羽赫?”

琲世说不出话来。他跪在地上,颤抖着,但不是因为伤口带来的疼痛。他的眼睛大睁着,但此刻他看不见任何东西,什么都没有,空无一物,除了一家咖啡馆的影子,侍应生专用的西装马甲,兔子形状的拉花,蜈蚣的幻影,还有一副面具,那副面具有裸露出来的牙齿,有人戴着它,耳边是黑色的头发。

董香在说话,她在说着什么,小研背后的羽赫燃烧着,并变得比前一秒更炫目,更闪耀。琲世只能听见他脑海里的声音说,真美啊。

片刻之后,小研安静了下来。他背后的赫子就像即将熄灭的蜡烛一样,逐渐黯淡了下来。即使脑内一片刺痛,通过意识的迷雾,他依然听到了重重的响声,那是有人撞击门的声音。

他们就在这里。他脑海里的声音这样説。

那个声音,他终于认出来了,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董香站了起来,小研瑟缩在她的臂弯里。她看着门口。

“是白鸽。”琲世说。

董香猛地睁大了眼睛,她看着他。无声的话语在他们之间传递。董香把孩子放进了他的婴儿床里。琲世站了起来,他们肩并肩站着,琲世拉过董香的手,轻轻地握着。董香回握着他的手。他的另一只手握成拳,他的理智在飞驰,所有在过去遗失掉的记忆碎片在此刻尽数归还。他的思维依然混乱,但他有一件可以确定的事,那就是:他的家就在这里。

他不会离开。永远。

 


就在这时候,门开了—— 

 

 

Fin



评论(1)
热度(109)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