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被和谐文章微博有存档。

【研香】告白

挤了一晚上挤了篇十分短小的生贺凑个热闹。
这几天都在上班感觉已经上得心神恍惚状若痴呆了,自己都觉得写得巨渣无比orz







一.





花店派送员到来的时候正好是咖啡馆最热闹的时候。




精致巨大的礼盒把所有人的眼光都吸引了过去。










二.





这家名叫:re的咖啡馆在几个月由姓金木的青年接手了。


一大部分熟客们表示大受打击,并纷纷打听原店主出售店铺的原因。




年轻的男店长腼腆地表示原来的店长,雾岛小姐出国进修了,所以店面由他接手了。虽然他泡咖啡的技术不如雾岛小姐,但也很欢迎各位有空来坐一坐。





原来是这样子。老顾客们纷纷叹息,真怀念雾岛小姐的手艺啊。




虽然客人们嘴上这么说,店里的顾客却没有减少,店员们在午餐时间依然忙得脚不沾地。




「虽然雾岛小姐不在了,但这里的咖啡好像还是那时候的味道。」有客人这么说。




「那是因为教我泡咖啡的是雾岛小姐啊。」男店长在吧台手势娴熟地拉花,听见客人的话恍惚了一下后微笑着回答。




「诶诶诶诶?!雾岛小姐和店长你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女朋友哦。」一向沉稳的店长这次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什么什么什么嘛。一旁的顾客露出了一脸心碎的表情。




新的店长有种特别的亲和力,很快便和客人们打成一片。咖啡店的生意还因为招待了一位编辑之后上了一回美食杂志而变好了,每到午餐时间还会有客人在外面排队。







三.


雾岛小姐的影子渐渐地淡了。客人们逐渐习惯了新店长。


只有新店长自己,在大家不怎么注意的时候,会低下头看着手里被擦了一遍又一遍,已经锃光透亮的咖啡壶发呆。


「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想女朋友了吧?客人理解地看了他一眼。


店长读懂了他的眼神,却没有接话。他只是笑了笑,替客人续满了杯子里的饮料。


「什么时候放个假去看看她吧。」


「唉,那可太远啦。」



四.


有着深蓝色头发的小青年没事就会来咖啡店坐一坐。他一定会挑离吧台最远的位置,点一杯咖啡,一坐就是一个下午。每到结账的时候,他总会冲着店长翻白眼。


据说那是雾岛小姐的弟弟。


那么久以来,他只对店长说过一次话。唯一一次的开口,他不情不愿地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五.




在同一天,花店的派送员提着礼盒在最热闹的午餐时间来到了咖啡馆。




来人笑眯眯地对店长说生日快乐。这是一位客人在几个月前定下的礼物,嘱托我们在今天送来。




花店的派送员送来了一个方方正正的精致礼盒。上面是女性纤秀的字迹:金木研亲启。




上面没有署名,但店长能认得出那是谁的字迹。




客人们惊异地看着一向沉稳冷静的店长看到盒子后露出了古怪的表情,那是一张饱含了慌张的失措的焦灼的期待的情绪的脸。因为委实太过复杂,以至于客人事后想八卦也无法向其他人形容。




店长呆了半晌后打开了盒子,看见了里面的内容时表情变得像是想哭一样。他抱着盒子追了出去,差点撞翻了两把椅子。




店长知道,盒子上的字迹属于雾岛董香。这是来自过去的回响。




其实雾岛董香从来都不是他的女朋友。其实她已经死了。把这家咖啡店留给他是她在走之前最后的愿望。




光阴飞逝,离他和雾岛董香的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五年多。他一直想问她,为什么愿意等我。为什么把咖啡店留给我。




今天送过来的就是被藏起来的答案吗?


如果没有那次意外,如果没有遇到小丑,她大概是想在今天告白的吧。




他好像还是困惑着什么,但又好像通通都明白了。他站在人行道上,冬日的阳光太稀薄了,连他的影子都拉不长。





六.





在奔跑中,礼盒中飘下来了什么,有眼尖的顾客盯着那飘落下来的东西。那是一片花瓣,有着属于深情的火红。




那应该是玫瑰吧。








Fin









评论(4)
热度(56)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