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

【轰出】春天里的小王子

总之是个五岁那年得了失色症,从此看不见色彩的小王子轰焦冻和毫不犹豫来到他身边想要拯救他的勇士绿谷出久的故事。结局是HE,因为小王子是美好的人,值得看见世界上美好的一切。

总之就是为了写结局的最后一句话而努力写了八千字。


1.


同样的告示已经贴在城门的报告栏上很久很久了。如果你问起周围的居民,他们会告诉你,噢那份告示啊,从十年前起就在那里了。


曾有过很多人撕下过这张告示,但过不了多久这张纸又会被再次粘贴上去。


这是一张为火之国的小王子轰焦冻寻找治疗失色症的医师的告示。


可以说是某场意外的后遗症,从五岁那年开始起,小王子的世界由彩色变成了黑白的。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撕下这张纸,毕竟曾经那样干过的人最后都铩羽而归了。



直至今天。



“尽管不是危及生命的病症,但生活在黑白的世界里会很寂寞吧,不是吗。”

“我想帮他。”

初次来到这个城镇的冒险者如是说。


这是整个故事的开始。


就像每个故事都会有一个等待被拯救的人和一个毫不犹豫去往其身边的勇士一样。

深不可测的命运吹起了一口气,吹走了阻止他们相遇的无数可能性,小王子没有降生在一天看四十三次日落的星球上,绿谷出久一往无前地来到了轰焦冻的身边。



2.


虽然不管是客观还是主观上而言,医师和冒险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本着有总比没有强的原则,冒险者绿谷出久还是被领进了城堡。


绿谷是在城堡的花园里见到小王子的。初冬呼啸凌冽的寒风在这个花园的小小角落里打转,小王子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看上去就像是被独自遗忘在冬天里。


不习惯被打扰的王子皱着眉头看着表明了来意的绿谷,强硬地拒绝了他。


然而冒险者却不愿意就这样离开。


他一遍一遍地坚持着。坚持着要留在小王子身边,直到来年春天。


绿谷认定,只要愿意尝试,就会有奇迹发生。就算奇迹没有发生,冒险者也希望和王子一起度过一个不那么孤单寒冷的冬天。因为小王子的身影看上去实在是太寂寞了,两个人的冬天总比一个人的要暖和一点。


小王子主动走到了绿谷跟前。绿谷这才注意到他的头发是一半雪白一半火红的。站在阳光下的小王子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即使左边脸上有一片暗红色伤疤也无损于这份好看。


然而好看的小王子说出的话却一点儿也不好听。

小王子板着脸冷淡地命令冒险者离开,他愿意付出国王给予冒险者的同等报酬,只要他离开就可以了。

小王子确信自己身上的残缺是永远不会痊愈的。

他认为这是一个诅咒。


因为想要拥有遗传更强大能力的后代,火之国的国王强行掠夺了来自雪国的王后,诞下了拥有两人共同力量的小王子。即使把全部爱意都倾注到了孩子们身上,王后依然每日每日地哭泣着,终于在小王子五岁那年意外地伤害了他,这就是小王子脸上疤痕的由来。


幼小的王子终于在五岁那年懵懵懂懂地理解了母亲的眼泪,懂得了这个世界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好。原来,自身的存在对于母亲来说是一种困扰和伤害。


认定自己夺走了母亲全部快乐的小王子,一直相信着被取走的色彩是用于偿还母亲眼泪的代价。


“不需要白费力气了,这是诅咒。”小王子执拗地又强调了一遍。

小王子像是陈诉着再普通不过的事实一样,平静说出了残酷的话语,好像已经不会再为此难过了。

这是小王子从未向任何人倾吐过的话语,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向目前这个奇怪的陌生人吐露他打算永远埋藏在心底里的秘密。


小王子的故事让冒险者的眼里蓄满了眼泪。只要歪一歪头,泪水就会落下来。


你是不是还在伤心?这个冬天,你又在为谁难过?


就算是多管闲事也好,绿谷不想看到小王子再露出这样孤单的表情。他相信,小王子笑起来时一定很好看。毕竟他本来就是那么好看的人。

他确信,他想看见那双寂寞的眼睛盛满笑意。


绿谷握紧拳头。他和小王子约定了,只要对方用自己的力量打败他,他就乖乖离开。

反之,小王子要让他留下来。



3.


小王子很强,绿谷也很强。


那是许多年后依然让人津津乐道的一战。


——我不会认输的,用尽你的全力打败我!


绿谷冲小王子这样喊了出来。


小王子使用源自于母亲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地结起厚厚的冰墙。但绿谷毫不留情地一次又一次地把他们打碎了,挥舞着不太大的拳头,向着小王子而去。


小王子把绿谷揍得很惨,但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缠的对手。尽管已经浑身伤痕累累但却又不知疼痛,坚强得让人讨厌。

为什么要拼到这种地步。

为什么要对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拼尽全力。

这人到底在搞什么。

伤口难道不疼吗?一定很疼吧。

疼得连他都想要流眼泪。

这一切都让小王子无法理解。


“为什么要拼到这种程度?” 小王子困惑不解。


“不努力一次总觉得很不甘心。”眼前的人一边因为伤口疼得表情扭曲,却依然带着笑容回答。


那人的身影越过呼啸的冰雪,无声但笔直地闯进了小王子的心里。


小王子的内心涌起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仿佛有什么敲开了旧日的伤口,流出来的血还是热的。


为了战胜绿谷,他第一次破坏了自己的誓言。动用了自己从五岁便决定永远不会再动用的,遗传自父亲的火的力量。


那是他第一次把困住他的一切抛在脑后,用尽全力战斗。

绿谷输了。


小王子赢了,但他再也没说起过让绿谷离开的话。

为什么不求回报地想要拯救一个陌生人?

为什么已经遍体鳞伤了还要笔直地向自己冲过来?

小王子发现自己一点都搞不明白这样的绿谷出久。

想要他留在身边,想要了解他更多。



4.


日出时的山峦是金色的,反射着日落的雪地是白色的。壁炉里燃烧着的熊熊柴火是温暖的红色。

宫廷侍女身上美丽的裙子是粉色的,小王子最爱吃的荞麦面是淡褐色的。

自从那一战之后,小王子和冒险者开始变得形影不离。绿谷每天都在绘声绘色地向小王子描述眼前的景色。

这美丽的一切在小王子的眼里都是这么的平淡无奇。

因为他看不见世间的任何色彩。

但小王子是美好的人,值得看见这美好的一切。


小王子已经全然忘记了世界还是彩色时的样子。但通过绿谷的描述,小王子好像隐隐约约地触碰到了这种模糊的美丽。


和绿谷战斗后,有什么悄悄地发生改变了。小王子能看见一点点颜色了,那是一些模糊的色块,看起来轻轻的浅浅的,就像被云朵遮蔽的月光一样微弱。

“果然应该让我留在你身边。”绿谷很高兴,他开心得连眼睛都弯了起来。



这么多年来,小王子第一次鼓起勇气,他邀请绿谷一起看望被囚禁在高塔上的王后。

他有着很多很多想说的话。

像是找回了过去的时光一样,美丽哀愁的王后和小王子终于再次相见,小王子的手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纤细无力,他的手已经足够宽大,可以握住王后的手。穿过时光的洪流,他温柔地拉住了母亲离开时的衣袖。

王后一直悔恨着,等待着,也在盼望着,盼望着再次听见小王子的声音。

现在,一切都已经没关系了。毕竟未来还很长,想要传达彼此的心意总不会太晚。


果然还是有什么改变了。这种感觉很好,就像在寒冷的冬天里被明媚的阳光照耀着,空气变得越来越温暖。

绿谷又一次觉得,能停下脚步,能来到小王子身边,能帮上忙真的太好了。



5.


冬天的痕迹变深了,雪在地上化开之后又重新积了一层。花园里的植物光秃秃的,上面覆着一层薄薄的霜,这里太冷了,表面黯淡无光的枝桠看上去就像是死了一样。

但并不是这样的。它们只是在休息,为来年的春天积蓄着力量。


一月的冬天是寒气刺骨的,但两个人走在一起似乎就没那么冷了。已经走过很多地方的冒险者指着花园里的植物,如数家珍地告诉了小王子它们在春天里盛放的样子。这是过去的小王子从未在意过的事情。


绿谷用期待的语气说起了春天,那是充满希望的季节,春天的一切都是崭新的。只要到了春天,冒险者就可以重新开始他的旅程。


春雨过后万物会复苏,树和花会一齐睡醒,然后带来无数香气和颜色。河流解冻出淙淙的流水声,河边的野蔷薇开出大朵的花,小小的蜜蜂会藏身其中。蒲公英头上戴上了白茸茸的帽子,只要风一吹,帽子就会被吹跑。

绿谷意犹未尽地说起上个春天里他在旅途中所看见的一切。他说,真想让轰君也看见呀。


小王子在脑海里想象这一切。他想象着绿谷在这温柔春光里行走的样子,但这太难了,他荒芜的脑海里无法勾勒如此美好的意象。毕竟人类难以想象那些你从未亲眼见过的事物,就像你不能去思念那些你从未拥有的东西一样。


“真想知道绿谷的颜色啊。”小王子忽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了这一句话。他有些挫败,还是看不见呀。

“……咦?我的颜色?”绿谷想了想,指着自己的头发和眼睛说,是绿色的哦。


绿色。小王子默默在心里把这个词咀嚼了一遍。

绿色……那么是草绿,还是翡翠绿,还是祖母绿呢。真想知道啊。

“真想看一看呀。”小王子说。

“以后一定有机会的。”绿谷以为小王子指的是春天的风景,但小王子并没有纠正他。


要是早点遇到你该多好。小王子真心实意地想,但还好现在也不晚。


“虽然不明白原理,但等到积雪融化的时候,轰君的眼睛应该就能'看见'了吧。”绿谷的眼睛闪闪发亮。彼此相处的时间长了,绿谷发现小王子实际上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这样好的人不应该活在死寂的世界里。


“嗯。”小王子很喜欢绿谷的笑容,只要看着他笑起来,心里就觉得暖洋洋的,就好像长途跋涉独自走过无数重废墟和荒野的旅人终于找到了令人安心的归处一样,身体也会变得充满了力量。


积雪会消融,春天一定会紧随其后。

在小王子的认知里,冬天是代表着拥有冰雪力量的母亲的季节,大家都不喜欢凝结着寒意的空气,但轰不怕,那对于他来说不过是重新被母亲拥入怀中。

他过去停留的冬天总是那么的寒冷和漫长,轰第一次希望春天能来得快一些。


他开始喜欢这个世界了,他想和绿谷一起看一看春天的样子。



6.


小王子和绿谷一起在这个冬天里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绿谷在城里帮助独居老人搬运越冬货物的时候遇到杀害专门冒险者的杀手斯坦因。独自迎敌的绿谷受了伤。

然而就像是心电感应一样,小王子及时赶到了绿谷身边。

在绿谷的眼里,那一刻的小王子仿佛天降神兵。就像……不,是最可靠的勇者,勇往直前地来到了他的身旁。


那一战在许多年后都会被记得,泥土和砖木被火焰轻松地举了起来,然后像雨点一样落入大地。

他们俩都受了伤,但还是把斯坦因打败了。他们把犯人交给了治安官。受伤轻一些的小王子背着受伤更重的绿谷往回走。


小王子走路很轻,就算背着一个人也还是一样。鞋底和雪面接触只有一点点咯吱咯吱的声音。偏僻的路上没有其他的行人,没有人会对他们投下好奇的眼神。街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和亦步亦趋的影子。小王子走累了,抬头往上看,比头顶更高的地方,那里是闪烁广阔的银河,里面浸满了璀璨的星星。 星光照亮了他们两个人的路。


绿谷有些担心,毕竟背着自己的人也是个伤病号。

“伤口很疼吗?”

“没什么的…”

“过一会我⋯⋯”过一会我下来自己走,绿谷原本想这样说。

“不用。”

“⋯⋯我还没说完呢。”

“早就知道你想说什么。”

听见小王子这么说,绿谷也不说话了。他任由轰背着他安安静静地往前走。


当晚他们一起住进了医疗中心。


医疗中心的床是单人尺寸的,被子也有点儿薄。无论怎么换着姿势睡都不太舒服。


轰不知道绿谷是不是已经睡着了。身上的被子不够厚,全拥在一起还是冷,再加上手臂上的伤口还在发疼,他怎么躺都觉得不自在,最后干脆翻起了身。他呵出的热气化作白雾融在冰冷的空气里。

结果绿谷还是被翻身的声音惊醒了。


绿谷小声问是不是太冷了。他一边说着失礼了,一边轻手轻脚地爬上床,贴着轰躺下了,他的手臂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身边人的伤口,搂住了他的肩。


这样有没有好一点。绿谷小声问。


床太小了,要容下两个发育中的少年显然非常勉强。绿谷发着低烧,他高一点的体温贴在小王子裸露的皮肤上,热乎乎的。


真暖和啊,小王子想。原来被紧紧拥抱着是这样的感觉。过去的他不知道,但他现在知道了。

那一刻轰焦冻在心里决定,要永远喜欢绿谷出久。


他们在下着雪的夜晚里像一起过冬的小动物一样,你挨着我,我挨着你,挤在一个被窝里,缩在一起取暖。


身上很暖和。就连一直发着疼的伤口都好像消失了一样,再也不疼了。


沉淀在身体里的寒意和伤痛好像全然被另一个人的拥抱消解了一样。这是绿谷的魔力,他的魔力是温柔的,既不戏剧也不惊人,但却会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糟糕的一切。


——真想永远和绿谷在一起啊。

在睡意袭来,昏昏沉沉的时刻,小王子忽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永远?

但小王子实在是太困了,他没有继续深究这个惊人的念头。


他只是全心全意地感受着身侧的温暖,很快就睡着了。

总觉得醒来时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7.


在外出的日子里,小王子和绿谷会来到城镇中,他学会了陪小孩子玩耍,学会扶拄着拐杖的老奶奶过马路。他甚至还和绿谷一起到附近的山上拯救了隔壁王国被匪徒绑票的爆豪王子。他们的名字被越来越多地被一同提起。


待在城堡的日子里,绿谷经常眼睛发亮地小王子讲起自己旅途上的故事,有被他打退的十四大盗,森林里迷途的旅人,还有原野上冲他咩咩叫的羊。


城堡里的小王子打开了窗户,看见了更大的世界。回到小王子眼里的色彩越来越多。


”绿谷为什么想去不同的地方冒险呢。”有一天小王子这样问。

那天他和绿谷留在城堡里,火炉里的柴火烧得噼啪作响,冬日里难得一见的和煦阳光撒在他们脚边。他们靠在一起,就像两只阳光下懒洋洋午睡的猫。

“唔,因为我的梦想是走遍这个大陆,去帮助更多的人。”


”绿谷很了不起。”

轰发自内心地说。


绿谷被他夸得有点儿害羞。

”谢,谢谢。轰君的力量也很了不起,也帮助了我很多。”


小王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带给绿谷的永远不如绿谷给予他的多。

小王子确信绿谷会成为了不起的冒险者,勇者,英雄。因为他是从黑白世界中把自己拉出来的人啊。


一路追寻着梦想,向着认定的方向清晰而坚定地奔跑着的绿谷是那么的光芒万丈,耀眼不已。


这样明亮的绿谷让小王子深深地…向往着,喜欢着。

他想要一个和绿谷出久交织到一起的未来。



8.


——原来我已经那么喜欢你了。

小王子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他想,绿谷已经在这里住下了。

小王子开始认真地思考起要怎样做才能让绿谷留下来的问题。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虽然之间的差别很微妙,但他知道这和喜欢母亲,喜欢姐姐的喜欢都不一样。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一种喜欢。


他去问身边的侍女,要怎样才能让喜欢的人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呢。

“对他好,只要对他很好很好,他就会留下来啦。”

侍女这样告诉小王子,她马上就要和心爱的男孩成婚啦。


小王子不明白怎样才算是【对一个人很好很好】。

他从小接受着英才教育长大,但这教育里显然没有包括要怎样去对一个人好这一部分。


他想起幼时的回忆。


“咦,要怎样和喜欢的朋友相处吗?……唔,那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呢。“王后蹲下身和小王子平视,她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现在的焦冻可能还不明白。要和喜欢的人好好相处,我觉得要做到共同分享喜欢的事物哦。我想,只要愿意一直和对方分享这个世界,你们就能一直在一起啦。现在的焦冻,要从分享喜欢的玩具开始哦。”


母亲说着这些话时的温柔神色,被这个孩子深深地记在心底。那是他对于“喜欢”这件事的唯一记忆。


小王子并没有什么狂热喜欢着的东西,在他心里常年占据第一名榜单的只有荞麦面。


午饭时间,放在小王子面前还是一如往常的荞麦面。

小王子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他只能笨拙地把自己碗里的荞麦面夹出一半,放进对方的碗里。

他要向他第一喜欢的人分享他第一喜欢的东西。

“荞麦面很好吃。绿谷也试一试吧。”

绿谷有些讶异,但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小王子的好意。


小王子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荞麦面,有些人喜欢炸猪排饭,有些人喜欢炖牛肉。

他不知道想对一个人好该怎样做才行,这种事情完全不懂。


他也知道这种表达爱的方式大概是被稍嫌孩子气的,不合时宜的。可谁叫他只懂得这一种爱人的方式。

小王子很苦恼,如果可以直接让绿谷看一看自己的心该多好。


喜欢一个人真的太难了。



9.


春天已经越来越近了。

——到冰雪消融的时候,你就能看见颜色啦。那时候,我就该离开了。


小王子为此很苦恼。


命运从敞开的窗口扔进了一颗玫瑰花的种子,它在小王子缠满荆棘的星球上开出了唯一的一朵玫瑰。小王子想留住这一株玫瑰。


金色的霞光穿透了玻璃温柔地笼着小王子的手心,他看不见颜色,但这阵光影朦胧的美丽却总会让他想到了某些总与“幸福”,“美好”之类的词语相连,像梦境一样柔软的东西,这让他想到了绿谷的名字。


绿谷是勇敢的冒险者,他想成为伟大的英雄,去帮助很多很多的人。

想要绿谷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是不对的,去阻拦别人实现梦想也未免太过于不讲道理了。

小王子不想做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小王子记得母亲和幼时的自己相处的时光,母亲的怀抱是他的整个世界,他最喜欢母亲温柔的眼波,然而这波浪里藏着太多泪水。他无力为母亲擦去眼里的泪水,只能任由那些眼泪滴下来灼痛他的心。


小王子也很喜欢绿谷的眼睛,绿谷看人的时候眼神总是认认真真的。那么,他希望这双眼睛能永远如一的温柔坚定。


绿谷是个很好的人,他应该过得自由。



小王子不知道自己此刻思念着的人正在收拾行李。


当然,他更不会知道尽管绿谷早早就开始了收拾行李,但隔天又总是把收拾好的物件放回原位。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一日复一日,一个月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小王子已经让他打破了自己过去的惯例,在这里停留了很久很久。但他还想停留更久,甚至,他有许多次差点就忍不住开口邀请小王子在春天来临时离开城堡,与他一起冒险。


但他觉得那样是不对的。城堡里的小王子会喜欢那样的生活吗?

小王子是个很好的人,他应该过得快乐。


他们看着窗户同样的夕阳,谁都不知道他们竟然在相同的时刻分享了同一件心事。



10.


分别的那一天终于到了。


小王子和冒险者在城堡的大门前站了很久。

小王子注意到绿谷脸上的表情,从今天早上起他就一脸的欲言又止。


那是小王子第一次看见绿谷脸上出现这种扭捏纠结的表情,吭哧吭哧的好像有什么话想要说,但话到嘴边又反复地把它们嚼碎了咽了回去,次数太多看起来把自己都噎到了。


小王子很难过。他高兴时不会显得活泼,但伤心时嘴角也就最多低下五个度。但因为这实在很伤心,这次就连他的眼睛也往下耸拉了六度。


绿谷出久读懂了小王子的表情。这让他急急忙忙地张嘴,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


“野外的生活大概会很难。没有荞麦面,没有炸猪排饭。也没有柔软的被铺,到了夜晚只能点着篝火,两个人一起靠着取暖。下雨天的时候会很麻烦,要是找不到地方避雨衣服会全部被淋湿。有时候还会被旅途中遇到的龙追着跑。”


绿谷看起来很窘迫,但还是说出口了。看上去就像是把一整个冬天积蓄的勇气都用尽了似的。


小王子竖起了耳朵。两个人,一个是绿谷,那另一个又是谁?思考着这个简单又复杂的问题,小王子有些郁卒。


“我,我,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这些事情。总觉得提出让轰君离开城堡,过上这种艰难的生活是件很过分的事情。”


“但是……轰君也说过想看一看外面的春天。我知道,还有很多美丽的花开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那里的春天非常美。”绿谷扭过头看着旁边的花。“可能要走很远,还要走很久。”


“但是,我很想和轰君一起去看。”


咦?

小王子心说,这可和他想的不一样。


所以……嗯那个…………我,我是说,我的意思是,你愿意以后的每一个春天都和我一起……去看不同的花吗?我们两个一起。”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冒险吗?”


绿谷说得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就像是喝醉了一样,他看起来就要忍不住揪自己的头发了。他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一个词时音量小到只有小王子能听见,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的话吹散。


但小王子还是准确地接收到了。绿谷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在他不太大的心脏里鼓动。


噗通噗通。仿佛被魔法点中,他的心不能自已地飞快跳动了起来,无数情绪涌上心头,就像是一阵海浪。


那一瞬间,不存在的诅咒被解开了。


无数长年累月被夺去的色彩回来了,失去的一切被尽数温柔归还。刻在他记忆中死寂的一切变成了流动的鲜活画卷。


所有美丽的,生动的色彩一同回到了小王子的眼中。甚至,还有另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受充满了小王子的内心。


占满他整个视野的是绿谷红通通的脸,看上去连祖母绿的发丝好像都要忍不住、要不好意思地燃烧起来啦。这股红意从脖子一直往上蔓延到耳朵根,看上去比起身旁枝头上张扬盛放着的粉色报春花还要再红一点。


这将是轰焦冻记得的所有过去与未来的春天里最温柔的一抹颜色。他记得母亲所说过的,这是代表着欢欣和快乐的颜色。


原来春天真的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来了。


“我愿意。”


一刹那,小王子的笑颜与一同绽开的无数花朵一起,成了春天最美妙的风景。


End.

评论(27)
热度(476)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