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

【轰出】I remember you

一个小虐梗。
轰君中了个性,这种个性会让受害者被全世界遗忘,就像不曾存在过一样。




 
 
***


在所有爱你、记得你的人把你彻底遗忘了的时候,你便已经在肉体腐朽前死去了。

 

***

今天早上的一年A班迎来了一场混乱。

第一节课开始前,居然有陌生的同龄人入侵了校园。对方使用冰和火的双重个性一路闯进教室,然后被班里的几位巨头拦下了。


被阻拦后对方好看的脸上激动和伤心并存,一边抵挡着来自绿谷的拳头,一边喊着为什么就连绿谷也……


老师们很快就赶来了。入侵者被逮捕然后带走了。

在入侵者被带走前,绿谷细细地端详了他的脸,这人的五官有着让人嫉妒的好看,就连出现这张脸上的暗红色的疤痕也不会让人认为是一种残缺。他的头发已经在打斗中变凌乱了,但依然看得出来有着分明的红白相间。

绿谷不认为自己会忘记拥有如此显眼特征的人。


对方在临走前向绿谷投来一个眼神,看似伤心又看似绝望。这个眼神让绿谷的心也跟着收紧了起来,甚至还有些微微的难过。

——好奇怪的人。

绿谷只能回以一个困惑又抱歉的表情。


这个陌生人在他心里掀起了些许波澜,但很快就过去了。他就像往常一样继续和饭田,丽日一起继续自己平淡的校园生活。

  

   

——大概是撞到头了把什么搞错了吧。

——要不就是我们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把他忘了。

——哈?怎么可能?

这个陌生人事件就像是落入湖中的一滴水,很快就连成为A班学生们谈资的资格都没有了,就像不曾存在过一样。

  

虽然他们有时候也会奇怪为什么班级的最后一排会多出来一个位置。

虽然绿谷有时候也会摸着手上的疤痕和扭曲的手指,感到迷惑不解。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情受的伤呢。为什么他已经毫无印象了呢?

    

虽然绿谷在吃午饭,在回宿舍,在写作业,在许许多多的时候会觉得隐隐的疑惑,总觉得自己的右边不应该是空的。也许,应该,他总觉得自己的右手边会有那么一个人,他比自己高半个头,说起话来很温柔,不爱笑,但笑起来时眼睛会弯弯的,里面闪动着的全是掩饰不住的开心和温柔。


但事实上,绿谷身边没有,也不应该有这样一个人。绿谷确定,这一切都是他的臆想。


今天,因为控制不好使用Smash的力度,绿谷的手在完成了课程训练后又受伤了,他看向了自己手上的伤疤,心里涌起一股朦朦胧胧的感觉。陌生,却不知为何让人怀念不已。他仿佛听见有谁的声音在他心里孤孤单单,一遍又一遍地回响。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一阵风吹过,这感觉便过去了,如同梦的尾梢。

他记得的,他不应该忘记的,不是吗?虽然他的手已经受伤过无数次了,但这留下的是独属于……的伤痕。

谁?

想不起来了呀。


仿佛有一个人的手温柔地抚摸了他的脸,绿谷在大太阳下莫名其妙地恍惚了,他搞不懂为什么自己忽然就流泪了。


   

就算全世界都忘记了,也会有它替我记得你。


End.


评论(11)
热度(92)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