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

【轰出】狗血淋头(生子)

俗了吧唧的生子狗血雷文。小心慎点。


***          

            

绿谷已经在妇产科的接待室里干坐了二十分钟了。

 

空调单调地运作着,吹动了窗帘在光洁的墙壁上小幅度地摩擦,椅子上的人一动不动地靠着椅背安静坐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遥远的人声构成了背景音,这造就了一个仿佛真空的小世界。护士的声音打破了这静默的一切,新鲜的氧气被重新注入了。

 

“绿谷出久,轮到你了。”

 

听见了护士的声音,绿谷顿住了,他仔细地整了整头上的帽子后才站了起来。

 

这是专供英雄们看诊的医院,不会有普通民众出现,但绿谷还是条件反射地紧张了起来。他环顾四周,确认了这里只有他一人,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捏紧了手里的医疗卡和病历本随护士走进了诊疗室。

 

这是他第一次产检。

 

不是因为手臂骨折也不是因为腿部骨折入院,而是产·检。

 

对于当事人而言真是一种新奇又微妙惶恐的体验。

 

他本人既没有产检的常识也没有这样的意愿,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还是因为复原女郎的强硬要求。

 

一个多月前他因为呕吐和腹痛这些症状的出现找了复原女郎看诊,对方为他检查过后,得出了一个当事人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接受的结论。

 

绿谷像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装死一样一连装了一个月,总觉得肚子里的不速之客会在哪一天像打喷嚏一样,哈嘁一下就没了。

 

然而他还没等到那一天,倒是先等到了复原女郎紧皱着眉头来敲他房间的门,赶他到专门的医院检查。


之前也有过男性因为个性意外而怀孕的稀少案例,虽然有例可循,但男性怀孕并不是小事,加上他年纪还小,说不好这会对身体造成什么负面影响,于情于理绿谷都应该做一次精密的检查。


复原女郎抛出了学校里的仪器不全这个理由,也对,没有哪间学校会配备妇产科专用的器械。她又加上了一条——这里的医生是她的多年好友,一定不会把绿谷的秘密泄露出去。这两个强有力的理由说服了他。

 

——不管想留还是不想留,也要先做一次彻底的身体检查才好下决定。

 

如果胎儿本身存在问题发育不良,那就更有不要的理由了。毕竟这是一个受个性影响才因而出现存在的孩子。

 

绿谷是这样想的。

 

他换上了医院的B超服躺在了检查室的床上,黏糊糊的液体被抹上了肚皮,长相奇怪的仪器在腹上游移。这一切好不容易才完结了之后,又换成了连着电极线的贴片粘在肚皮上。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操作,绿谷大气都不敢喘。

 

“不用担心。孩子的发育很正常。”

 

医生看出了他的紧张,安抚性的朝他笑了笑。

 

仪器发出了兢兢业业工作着的声音,医生小声嘟囔着一边看着仪器读数一边在表格上勾勾画画。绿谷的肚子并不大,因为一直以来有着良好锻炼的习惯,他的肚子只是微凸,依然可以看见腹肌隐约的线条。当然了,过去让人艳羡的六块腹肌已经没有了,它们通通因为身体想要自主地创造出一个完美的、孕育胎儿的环境而让了步。

 

此前,绿谷经常摸着自己的肚子,他总会产生一种自己只是吃多的错觉。即使到了现在,已经怀孕了四个月,此刻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他依然没有什么怀孕的实感。

 

“绿谷出久,男。十七岁,孕十八周,胎儿发育良好,胎心正常。”

 

医生简短的话为他过去慌乱不堪的四个多月做出了一个简单的概括,为他体内存在着另一个小生命这个事实盖章定论。

这句话的含义就和当事人的心境一样奇妙。

 

绿谷因为这句话而短暂地晃了神。

 

他想起了两个月前那个兵荒马乱的早晨。 

 

那天早晨,绿谷早早就因为喉咙里压不下的呕吐冲动起了床。他呆呆地坐在马桶上,旁边放了四支验孕棒。

 

每一支上面都是鲜红的两道杠,八道杠劈里啪啦一起把他炸了个头晕眼花满江红。

 

在阳光晴好,在往日这个他早就出去晨跑的美好天气里,没有谁会像绿谷出久一样,干坐在马桶上思考人生。

他不是拉肚子。要他说,如果是拉肚子倒也不错,毕竟拉肚子最多也就持续二十四个小时,但接下来他还要烦恼整整八个月。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绿谷百思不得其解。

 

倒不是说他只是和谁牵了一下手,肚子里就多了个孩子。事实上,绿谷确实和那谁谁偷吃了禁果。在对方生日的那个晚上,他们两个都违反了规定喝多了。结果一不小心就喝到了床上去。第二天早上他是先醒过来的那个人,他一睁眼就看见了对方和自己无比贴近的帅气脸蛋,离自己最多只有五厘米,不能再多了。对方温热的呼吸缱绻无比地和自己呼出的热气互相交融,红白相间的柔软发丝和绿色的头发缠在一起难分难舍。

 

这对他而言冲击力之大就像是被上鸣反复电了二十四小时。

 

他目瞪口呆,冷汗嗖地出来了。回过神来后,他忍着随着起床动作从腰部传来的难以言喻的酸痛,一手扶腰一手拿衣服,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间,然后果断地逃之夭夭了。

 

轰焦冻对他而言是重要的朋友,在他的认知里,他一直非常肯定自己和轰的友情会持续一生。他不想因为喝醉后的无厘头事件破坏这份难得的感情,于是他脚底抹油,跑了个彻彻底底干干净净,一根头发丝都没敢往床上留。

 

扯远了。话又说回来。比起偷吃禁果,更重要的一点是——

 

他是男的。

他是一米六六,浑身肌肉,六块腹肌,一拳能把门锤出个洞的那种男的。

再明确点就是,就是他是长了唧唧的那种纯爷们。

 

纯爷们不能生孩子。哪家的都不能。就算是前No.1 欧鲁麦特家的徒弟也不能。

 

一开始绿谷是这样想的。但他回忆这两个月来各种跳出常理的事故,再没常识也觉得事情大条了。

 

不对劲是从上个月开始的。绿谷的不美好的一天从刷牙犯恶心开始,到了后来他实在恶心得受不了,只好换了薄荷味的牙膏,这才让他好受一点。

 

这股反胃感到了早餐时间便会加重,香甜的牛奶味就像汽油一样刺鼻,柔软得面包就像沙子一样让他食不下咽,胃里一阵阵翻腾着,抗议着,恨不得使唤他下一刻就去厕所吐个干净。注意到他食欲严重下降的问题,轰和饭田都很担心,贴心的友人们甚至主动提出互换早餐。然而这么良好的初衷也没有对结果造成改变——他吐得更厉害了。

 

一般人在呕吐的情况下只会怀疑自己食物中毒,但在连续呕吐一个月的情况下总不该是天天食物中毒。神经本来就不大条的绿谷吐到开始怀疑人生。他向复原女郎领取了治疗呕吐的药,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绿谷的呕吐终于减轻了。然而还没等他松一口气,他的小腹开始不对劲了。

 

那时候他在上救援训练课程,他在碎石瓦砾间跳跃,活动的激烈程度和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他的小腹却一直隐隐作痛,身上也有些脱力。

 

吃午饭了。不是胃痛。

刚刚和“敌人”对打时没有被击中肚子,不是受伤。

今天他也控制好了力量,没有把自己搞得破破烂烂的。

绿谷飞快地回忆了一遍,认定自己并没有亏待自己的身体。

 

然而他的身体对他的想法似乎不太同意,一直意志坚定地和他闹别扭,这阵状态严重影响了他的发挥,这次实操课上他的评分只有C。也顾不上分数了,一下课后,绿谷就冲进卫生间把刚才吃的东西都吐了,感觉浑身都不对劲。他从马桶上站起来时,肚子还是疼得要命,他往里一看,白色的马桶壁里有血。

 

绿谷痛了大半个晚上,忍不住频频地往厕所跑。马桶里的血让他想到了某个诡异的可能——难道是长痔疮了?最后绿谷忍住肚子痛大半夜上亚马逊买痔疮膏。

 

那当然是不管用的。

 

两天后就是周末了,绿谷好不容易挺过了两天。在周日的下午,他申请了外出回家看望母亲。

 

在回家的路上,他提早拐了一个弯,去了隔壁街区的药房。他本来只打算买些止吐和治疗腹痛的药片,在阅读包装上的药物说明时,他被上面标注着“该药品不可用于减轻早孕反应”吸引了注意力。虽然觉得自己绝对和怀孕这件事沾不上关系,但出于某种诡异的感觉,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隔壁的架子前,拿下了两盒验孕棒,一同拿去结账。

 

结了帐之后的下一秒他便觉得自己脑子抽了。然而买都买了,他只好把这一整袋东西拿回宿舍。

 

这就是整个故事的由来。

 

在周一的早上,绿谷看着手里验孕棒上鲜红的两道杠发起了呆,他已经盯着这两条红线发了一个小时的呆。他还来不及惊慌失措,只是被震得脑子一片空白,一下忘了心慌害怕。连远方传来的学生们的“Plus Ultra!”的热血口号也没把他震回来。

 

 

绿谷在“这东西绝对有质量问题”和“可能这是真的”之间举棋不定。然而除非是哪个无聊到极点的家伙往所有验孕棒上都施加了出现幻觉之类的个性或是这批次的验孕棒不约而同地集体过了期,不然这就是真的。

 

他像梦游一样把从昨天买的药片拿了起来,准备就着温水服下。绝对只是普通的胃口问题,绿谷这样想。

 

他决定找复原女郎检查身体。

 

然而,无论是复原女郎还是验孕棒,给出的结果都一般无二。



TBC.



评论(15)
热度(350)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