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iiye

感谢阅读。被和谐文章微博有存档。

【9S2B】听说9S对2B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念头请问是真的吗 / 什么原来你也知道啊/是啊是啊

全文标题应该是这样的:

【听说9S对2B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念头请问是真的吗 / 什么原来你也知道啊/是啊是啊思春期小男孩真是不得了的说/ 本文又名9S先生的恋爱故事/ 你这个标题要不要搞这么长】




2B回过头,再一次疑惑地朝9S的方向看了看。

注意到2B的视线,9S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并一气呵成动作流畅自然地低下了头,假装自己在和盛满了沙子的鞋较劲,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

过了一小会,他用余光瞄到2B已经把脸转了回去,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抬起了头。

作为记忆力惊人的人造人,他也记不清这到底是第几次偷看了。连自己都觉得,实在频繁到无法理解的程度。也不知道2B有没有注意到,最近9S似乎总在盯着她的脸看这件事。



他们两个在沙漠中步行,正午的阳光一点儿也不作保留地洒落在他们头顶上,连脸颊也可以感受到发丝散发出的微热。

这是9S最不喜欢的环境,也是一天之中他最不喜欢的时间,他很想拉住2B,和她一起找个地方休息。

但是,还不可以。因为机械生命体们依然不知疲倦地活动着,一刻也不肯停下来。

他们走了不多远便遇到了大量聚集的短足步行型敌人。

刀尖的锋芒劈开沙尘,同样劈开了机械生命体的身体。数不尽的零件碎片散落在地面,火花伴着黑烟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细微电流声。焦糊的臭味和沙尘干燥的味道搅拌在一起,钻进了鼻腔之中。

2B在前方战斗着,9S依照惯例在后方提供支援。他指挥着pod进行射击,同时手指在悬浮显示屏上飞快地移动。

——现在进行骇入。



一定是因为9S型机体太先进了,9S一边专注在任务上,一边忍不住分了心。

他牢牢地盯着2B在敌阵中穿梭的身影,她的动作非常灵巧,毫不拖泥带水。随着转身和跃起的动作,可以看见她线条优美的大腿和臀部在裙摆飞舞和落下的间隙里闪现。

9S看了一眼,然后扭过了头,但三秒后忍不住又把视线转了回去。最新一代的寄叶机体是不需要摄入水份的,然而此刻的他却忽然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

寄叶部队的女性素体都是统一生产出来的,每个型号都有着完全一样的身体,并无什么独特性可言,更毫无吸走他所有注意力的理由。从逻辑上来说,是应该这样理解的。

但当对象是2B时,当她在他面前露出光裸的腿部(虽然并非当事人本意),什么逻辑,什么思考程序仿佛都从脑袋里不受控制地奔逃了出来,掉在地上摔得七零八落。

他想,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9S?”

“你怎么了?”

9S猛地回过神来,才意识到2B在叫他。

 “啊……没什么,任务完成了,我们回去吧。”

“好。”

9S飞快地收起自己的想象,挂上了平淡的表情来回答2B。这样程度的隐藏心事对于S型来说简直轻而易举。2B并没有看出什么。

一半的他在庆幸她什么也没看出来,然而,另一半的他却仿佛分裂了出去,情不自禁地想着,假如她发现了他的行为和想法,她又会怎样做。

在返回反抗军营地的路上,2B在前面走着,9S默默跟在她后面。他盯着她背后露出的一小片肌肤,在黑衣的衬映下,显得越发的白了。

——禁止怀有感情。

他把这句话在自己的思考领域加黑加粗,来回重放了无数遍。


疯了。
他想。
真的要疯了。


*****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9S僵在门口,一时之间不敢前进,却又舍不得急急忙忙地转过身。

现在的情形会出现完全是出于意外。



2B正对着他坐在床上,不仅没有像平时那样端端正正地坐着,甚至连丝袜和靴子都已经脱下了。倒不是存心想要诱惑他还是什么的,完全只是因为一个正当得不得了的原因,那就是她受伤了。

这一点9S是知道的。他手里正拿着从抵抗军医疗点中拿回来的绷带。

应该坦荡地走上前为对方包扎。这点他也是知道的。

但看着对方修长白皙的双腿正坦然地裸露在他眼前,9S忽然间就发现自己的语言系统似乎有些失灵了。当对方衣着整齐的时候,他有大方注视着她的胆量。但到了这种时候,他却反而害羞了起来,连视线都忍不住躲躲闪闪了起来,再也不敢落在2B身上。

他的目光不敢往上走,只好羞羞答答地落在她的膝盖上。视线在上面停留了一会,最后还是忍不住从膝盖往下走,2B的小腿线条非常的柔美圆润,不多不少并恰到好处。到了脚踝处,这线条柔和地收起,画出了纤细的双足,9S注视着她圆圆小小的脚趾,忽然很想走上去摸一摸。

但他不能,也不敢。

暗地里把自己失态的可能性标注为“高”,他在原地扭捏了一下,心里寻思着是不是远远地把绷带和止血凝胶递给她,然后转身就走比较好。但2B腿上的伤口比什么都更刺目,9S想着她的伤口,纠结着做了八百遍心理建设之后,还是鼓起勇气走了上前。

“咳…我,我来帮你包扎吧。你自己来的话可能不大方便。”

话一说出口,自己也觉得不妥。这种程度的伤害对他们寄叶部队来说称不上什么大伤口,自己动手处理伤口更是驾轻就熟的事。然而出乎他意料的,2B犹豫了一会,却没有说不。她似乎是不好意思拒绝,顿了一下,还是伸出了腿,露出了藏在小腿内侧的伤口。



 ——诶???

9S吓了一跳,只好继续在心里又做了八百遍心理建设和深呼吸,然后同手同脚地走到了对方身侧蹲下。


他看着2B笔直光滑的小腿上那一处不大不小的伤口,伤口旁的污迹已经被冲洗干净了,血基本上也完全止住了,只剩下了一条长长的红痕和伤口旁边被激光灼伤的迹象。

他看着那处伤口,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一时之间仿佛被断了电一样安份了下来。


9S拿出止血凝胶,战战兢兢地涂抹在2B的伤口上,连呼吸也不敢再大一点。

和他指腹接触的那一块肌肤柔软而温暖,热量柔柔地传递过来,触碰着她的手仿佛在一瞬间就被烧着了。这样的温度一路向上,让他的心也跟着被烧出了一个洞,甜蜜滚烫的岩浆流了进来,让他的灵魂被没了顶。那些好不容易安份下来的念头顿时死灰复燃,就像被十二级风暴吹动了一样,窜去了他头脑里的每一个角落。

“谢谢你,9S。”
“没……没什么。”

在情海里浮沉的人虚弱地这样回应道,仿佛比真正受伤的人还更像一个病人。他小心翼翼为她裹上纱布,紧张和兴奋一时之间一起在他的脑海里手拉手跳起了舞。然而,在这种考验内心的情况下,他也没忘了细致地为伤口打上一个结。

——深呼吸一下,9S。马上就会结束了,挺住啊。

他一边忙着手上的活,一边偷眼去看2B的表情。2B正低头看着他,脸上带着微笑。那是一个很淡的笑,却里里外外都带着藏不起来的害羞和温柔。

9S愣住了。大脑一下当机了。

手里的纱布啪地掉在了地上。滚了两圈。

这下他挺不住了。脸一下莫名地红了起来。

此刻似乎有一千只小猫的爪子在他胸口轻轻地挠,让他心里痒痒的。

 

仿佛每多待一秒,小心思就多了一分泄露的可能性一样。9S把纱布捡起来之后就急急忙忙地往外走。一想到可能被思慕已久的对象看出端倪,他便不由得有些脸皮发紧。

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被自己绊了个踉跄,不管怎么样都觉得自己的运动技能和思考功能都糟糕得像被机械生命体的病毒入侵了一样。

9S往外走着,也没忘了在心里给自己标注了一个词,那就是——

落荒而逃。

 

“真没出息。”

他默默地心里继续给自己加了一句评语。

 

*****

大概是刺激过大,当天休息的时候9S便做了一个不得了的梦。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他一时之间又是狼狈又是快活。

他摸了摸裤子,那里已经被体【】液弄脏了。黏腻潮湿的触感窜上了手心。

他脑子空空的,只剩下梦中高【】潮的余韵。他呆坐着,回忆着梦中的情景。

在梦里,2B躺在他的身下,裙子上丝袜上腿上通通沾上了不可描述的液体。裙子接下来就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紧身连体服也被扯开了。他亲遍了她的全身,让她的身体染上一层粉红色。2B的眼睛含着泪,正泛着动人的水光,她的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背,在上面划出一道道红痕。身下的人双目迷蒙地看着他,因为他热切的亲吻口中止不住发出了急促的喘息和情热的呻【】吟。
梦中相互爱抚的【】温暖触感似乎还残余在掌心里,他合起双掌,想让它们溜走得慢一点。


他从未对其他人有过类似的幻想和欲望。
但如果对象是2B,那么他想,非常想。
只要对象是这个人,连臆想都那么快乐。

承认吧。
想让她留在身边。
想和她切切实实地发生关系。
甚至,想让她生下自己的孩子。  
他对其他人断然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但如果那个对象是2B。
他很想。想得要命。

他的脑海里反反复复都是梦中2B赤裸的【】身体,仿佛有一朵雪白雪白的花绽放在他眼前。
而他终于确定了,他想做把花摘下的人。

9S重新躺下,他甚至还不太高雅地幻想了2B的情【】态和补充了两人事【】后的台词。

他放任自己去进行心底里最肆无忌惮的幻想。这些怪诞的旖念却紧紧纠缠着他的思考领域,不肯松口,令他开始有些呼吸困难。全身的血液仿佛又有了往下体同一个地方涌的趋势。

春天要过去了,他的黑盒温度仿佛也跟着即将而来的夏天而升温。

再不停止胡思乱想pod就要发出警告了。

他轻轻别过头去看了一眼正躺在另一张床上休息的2B,恋恋不舍地停下了自己的想象。

2B安安静静地躺着休息,她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平静,带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无辜。
看着这样的2B,9S的脑海里又一次浮现出在自己想象中出现的2B羞红了脸的情态。再乱想下去就糟了,他急忙扭过了头,不敢再看。

对自己的搭档抱有这种幻想是一种亵渎。

这些情感是不应该出现的。

但他无法否认它们的存在。

这种想法的存在甚至让他想为之道歉。

“禁止怀有情感。”他想起这句2B总是挂在嘴边的话。

她总是淡淡的声音就是一口千年的古井,里面静静地浸着清冷的月光。

而他想让这样的声音沾上别的颜色。

想得不得了。


*****

——你是不是想和2B…?

9S承认。

没什么可以否认的,他喜欢2B,他想要和她发生关系,想要和她做一些只有恋人之间才能发生的事。

当自己的心事被亚当全无保留地点出时,9S其实也不太意外。

也许他的心思已经明显到连只见过三次面的机械生命体都看出来了,也只有他爱慕的对象会迟钝到现在还没发觉。B型果然不是心思敏锐的机体。

但这样,真的太好了。

他在心里这样默念着。

9S躺在地上,他想转过头去看看2B,但别说动了,他的眼前一片模糊,连眨眼睛都费劲。

他靠地面的震动判断出2B正向自己走了过来,他想对她笑一下,但刚扯起嘴角,就把自己疼出了眼泪。

他想说请放心,他没关系的。但那个机械生命体下手可一点儿也没留情,他刚有了张嘴说话的念头,就感觉到血往喉咙里涌。他只好老老实实闭嘴了。

他生平第一次庆幸起自己受了连手都抬不起来的伤,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再也忍不住想要抱抱她,忍不住想说点什么。肢体动作和语言都会泄露出情感,所以,现在这样,也真的太好了。


他心里的,就像人类一样拥有的那些不干净的欲念和情感是不应该被知晓的。
他想站在阳光下,把怀抱着的所有不得见光的感情一一捧出来晾晒。
这样的感情被滂沱大雨冲洗过后,还能剩下什么?

可能什么都不会剩下。

当2B得知自己对她怀有的感情那一刻,会怎样。他想过。到了那个时候,2B大概也会再把那句禁止怀有感情再说一遍,然后默默申请解除和9S一起进行的任务。

这样的想象让他的心房被灌进了一股十二月的风,一下萧索了起来。

那个时候,他总能看开……不,其实他看得一点儿也不开。

他躺在2B的臂弯里,悄悄地看着她的脸……不,与其说是偷看,倒不如说是专注地凝视着她,反正这时候,2B也不会注意到这种小事,就算注意到,也不会对伤员提出什么意见。

他默默地把我喜欢你这句话翻来覆去颠三倒四地咀嚼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咽下去,让它们包围住他的心脏,在上面刻满了重复而老掉牙的告白。这朵静静开花的玫瑰,他并没有摘下,却在不经意间,让它把他的整个星球都缠满了荆棘。

9S费了老大劲才好不容易地转过了脸,他蹭了蹭2B的衣袖,鼻端里顿时盈满了2B清淡的气息。像给颗糖就灿烂的小孩一样,他忍不住有些小开心,这是他们第一次这样毫无距离的接触,想到了这一点,他忽然觉得心满意足。


也许那一天会来。
但不管怎么样,至少,此刻她没有留下他一个人。
这样就够了。


受了重伤之后又被心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折磨了一通,9S很快便撑不住陷入了休眠模式。

于是,他也就没看见,他在心里告白了无数遍的对象,默默地低下了头,像是怕惊动了什么一样,轻轻地,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亲吻。


*****

Pod153致Pod042。


疑问:为什么擅长观察的寄叶九号S型机体到现在都没有发觉寄叶二号B型机体对其怀有的感情?

报告:真的不知道。



*****


总之,长话短说,9S先生的暗恋很快就结束了,然而他的恋爱故事却可以讲到很久以后。

在经历着这样那样的危机和差点有情人双双赴死的结局后,9S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直接告白的勇气呢。

那他们到底是怎样好上的呢。

虽然脑子里会出现污污的念头,但9S本质上而言还是一个又害羞又纯情的男孩子。如果不是他在9S太太装睡的时候,暗搓搓地跑上去偷亲被逮住,9S先生的暗恋故事故事估计还要持续很多很多年。


*****

“所以,我知道那个时候你一直在偷偷地盯着我看。”
2B最后还是忍不住把实情告诉了9S。


9S愣了一下才知道她在说什么。

他伸手摸了摸2B汗湿的脸,拨开粘在额头和脸颊上的头发,低下头亲了亲她。

没关系,反正现在可以看个够了。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久到不止告白,连所有出现在纯情少年脑海中的幻想也都实践过了。这一切都已经不再是只出现在梦中的梦了。

果然,像梦中的那样,被那双手搂着脖子的感觉很好,双腿夹在腰侧摩擦的感觉也很棒,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动起来,听她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他决定身体力行地告诉她,做爱的时候要专心。

于是,他更用力了些。
让身下的人再也顾不上这个话题。


End



评论(12)
热度(367)

© Kiiiiye | Powered by LOFTER